【甜心主播-簡懿佳】(02)【作者:shisu1235】   校園小說 
字數:140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2

  「平心靜氣!不要有任何的雜念!」

  教練的聲音在不斷移動的身體下忽大忽小,但對於盤腿而坐、閉著眼睛的學員們,卻感覺大聲的像是就在耳邊吼著一樣。

  坐在五五正方形中心的女子大概可以說是二十五人中最沒有任何雜念打坐著了,綁著馬尾的他就算是閉著眼睛穿著白色的跆拳道服,還是讓人感覺到一股渾然天成的甜美感。

  「靜下心來!好好感受你的每一個呼吸!」

  教練走到了中間,雙手交叉放在腰后,一步一步地走著,時不時停下來站在那些沒有真的靜下心來的人前面,讓那些人不得不正襟危坐地打坐著。

  然而在二十五人中,有最平心靜氣打坐的人,當然也有最不平心靜氣的人了,而且就像是太極一樣黑與白總是在最靠近的地方。

  「啪!」

  紙扇打下來的聲音傳出來,二十五人中有二十四人睜開了眼睛,二十三人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然而二十三人看到的竟然是教練故意用手上的大紙扇打在墻壁生的測試聲音。

  「看什么看?所謂的平心靜氣,就是要與萬物融為一體,融為一體就是要可以感知萬物,你們難道以為我打了誰的頭嗎?」教練喝斥道。

  這時鈴聲響起,綁著馬尾的女子緩緩的睜開眼睛,坐在女子前面的另外女子小聲地問:「懿佳,你是怎么辦到的啊?」

  「辦到什么?」簡懿佳反問。

  「就是知道教練打的不是人而是墻壁」

  簡懿佳微微一笑:「第一,只要你在這里待得夠久,你就會熟悉叫練的手法了,第二,如果真的是打人的頭呢」

  簡懿佳邊說邊轉過身去,手掌抬起來,往在他身邊打坐的男子的頭狠狠的打下去,只聽見男子大叫了一聲:「痛啊!誰打擾我睡覺啊!」

  簡懿佳轉回頭去看女子:「要是真的打誰的頭呢,肯定會發出什么哀號聲的聲音,而且我可以斷定要是教練剛剛真的打誰的頭,我也一定會聽得最大聲」
  「好你一個簡懿佳啊,竟然把我棒棒當作你的教學器材啊!」棒棒搓著頭,說。

  「怎么?不行啊?有本事你就不要在打坐的時候睡著啊」簡懿佳回敬棒棒,說。

  「你給我等著!我下次肯定不會放過你的!」棒棒說。

  「我等著你啊」簡懿佳不甘示弱地說。

  結束了今天的課程,簡懿佳和其他女學員在更衣室里換衣服。

  「懿佳,怎么樣?在新聞臺好玩嗎?」

  「還行吧,不過對我來說有點吃力」簡懿佳說。

  「為什么?」

  「我畢竟不是學那個出來的,怎么都感覺有點格格不入,有些專有名詞還真的聽不懂」

  「是喔,都沒人帶你喔?」

  「有是有啦,不過就感覺不要給前輩們帶來太多的麻煩,我現在一有空就是在惡補新聞有關的東西」簡懿佳說著,不由自主地嘆了一口氣。

  「想不到想要當主播也不是那么的輕松的,還以為很多主播都是花瓶」其中一個女子不屑地說。

  「其實我感覺還好誒,真的能上主播臺的,通常都有一定的實力,我現在也只是兼職一些體育新聞而已,真的播新聞還不行」

  「體育新聞是你拿手的,應該不是很大的問題」

  「倒也不能這么說,以前在體育臺,可以說的比較詳細,而且時間也可以拉的比較長一點,但到了新聞臺的體育新聞通常都是要簡短有力的,幾乎要在短短幾秒內就必須說出重點甚至結果,我第一次被要求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我書讀得真的太少了,很多詞都是我沒有聽過更沒有說過的」

  說著,簡懿佳搖搖頭,一副身心俱疲的樣子。

  「我們大家都相信你,你一定會成為最甜美的主播的!」

  「謝啦,我也該準備去上班了」

  坐上車子,簡懿佳扣上安全帶。

  「怎么樣?沒人說什么啊?」

  「是啊,完全沒有」簡懿佳轉過頭笑了笑,說。

  棒棒搖搖頭,搓了搓剛剛被打的頭頂:「真是一點都不值得,被打這一下我頭蓋骨肯定都骨裂了」

  簡懿佳身子靠了過去,摸了摸棒棒的頭:「不好意思,我下次會小力一點的」
  「還有下次喔?」棒棒挑眉,一副驚恐地問。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啊」簡懿佳笑著說。

  棒棒嘆了一口氣:「我會注意點的」

  「知道就好,不過我說到會做到的,我下次要真有機會,會小力一點的」簡懿佳靠回椅背,說。

  「我可能真的被打暈了,我怎么感覺跟你似乎不是在同一個話題上」

  說完,棒棒踩下油門,車子開出了停車場。

  簡懿佳走進了辦公室,才剛來到了他的座位前,簡懿佳就看見了一張黃色的紙條留在他的桌子上,簡懿佳放下包包后,將黃色紙條拿起,塞進口袋中,轉身往總經理的辦公室走去。

  且說簡懿佳雖然只是綁著馬尾、穿著一件黑底白字的字母T和一間黑色的窄管休閑褲配上一雙紅色的娃娃鞋,但還是不掩簡懿佳165公分高,32C2535的健康身材,簡懿佳獨自一人走在走廊上,心中非常的矛盾,有一種不想走過去的抗拒心情,但也知道自己一定必須過去,在這樣的心情下,簡懿佳的臉上毫無表情,低著頭,就算有人經過,簡懿佳也是盡量能不抬頭假裝沒看到或沒意識到就不抬起頭打招呼。

  終於來到了總經理的辦公室的門前,簡懿佳敲了敲門,從里頭傳來:「請進」
  簡懿佳開門走了進去,只見總經理坐在他用來接待客人的米黃色沙發上,簡懿佳眼神飄忽,不敢看向總經理。

  「總經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嗎?」簡懿佳問。

  總經理拍了拍他旁邊沙發的座位:「來,坐這邊,不用這么拘謹」

  簡懿佳當然是萬般的不愿意,但總經理都輕字開口這么說了,簡懿佳也只好聽從了總經理的話,慢慢的走到總經理旁邊,坐了下來。

  總經理聞了聞:「好香的味道喔,剛剛又去練拳了阿?」

  「恩」簡懿佳點點頭,說。

  「你噴的香水是我上次給你的那一瓶嗎?」總經理又問。

  「總經理,上次你要給我,我沒有收」簡懿佳小聲地說。

  總經理笑了下,拍了下額頭:「對齁,上次因為你不收我的圣誕節禮物,我還在這里上了你兩炮,是吧?我應該沒有記錯」

  總經理說著,用一種卑猥的眼光看向簡懿佳,簡懿佳低下頭,假裝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但不知道為什么身體卻是一鼓躁熱感。

  「找你來是想給你個任務」總經理說。

  「什么任務?」簡懿佳問。

  「目前你在辦公室里面可能還起不了太多的作用,先讓你跑一下外面,做一些訪談,去多認識些人,累積更多一點的知名度,這會對你未來有所幫助」
  「所以我要去找誰訪談嗎?」

  「目前我手上有好幾個還不錯的人選,不過我還沒跟特別為你成立的『外訪小隊』的其他成員討論好,只是想先跟你通知一聲,讓你提前做一點心理準備,不過應該這兩三天就會有個結果出來了,所以你剩下的時間也不是很多」

  「我了解」

  總經理點點頭,將身子向簡懿佳挪近了一點:「現在要像你這樣這么有機動性的,還真是不太常見了」

  說著,總經理的手摸向了簡懿佳的臉,簡懿佳微微地側過頭去:「總經理,不要這樣子」

  「不用害羞啊,你應該也很熟悉了阿」

  說完,總經理的手突然掐住了簡懿佳的下巴,簡懿佳的雙眼仍舊是帶著惶恐地看向總經理。

  總經理的嘴靠近了,親吻住了簡懿佳的嘴,簡懿佳就算心里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還是令簡懿佳全身發抖。

  總經理用手掀起了簡懿佳的黑色字母T,簡懿佳那白色的胸罩瞬間露了出來,簡懿佳想要拍掉總經理的手,但總經理卻將簡懿佳往后壓倒在米黃色的沙發上,總經理的右手摸上了簡懿佳的左胸,又捏又揉的,就算是在胸罩中,簡懿佳還是感覺左胸被用得很是難受。

  總經理雙手一拉,將簡懿佳的白色胸罩整個都拉了上去,簡懿佳那一對32C的胸部瞬間彈了出來,總經理吸了一口氣:「不管看幾次,都覺得非常的可口」
  「總經理,不要這樣子,拜託」

  然而就算簡懿佳苦苦的哀求,總經理也根本沒有理會,雙手從旁向內夾起簡懿佳的胸部,讓簡懿佳的胸部在中間型成一個大寫「I」的形狀。

  總經理雙手震動,簡懿佳的胸部也跟著劇烈的晃動,總經理忽然雙手一松,而當簡懿佳的胸部證要往外擴的時候,總經理的手又突然再次壓緊簡懿佳的胸部,簡懿佳的胸部瞬間向內擠壓,內胸碰撞得讓簡懿佳不由自主的叫出聲音:「阿阿阿阿喔喔嗯哼哼痾痾痾痾阿……痾痾痾痾喔喔總經理拜託拜託不要這樣子不要這樣子用啊……痾痾嗯哼亨喔喔喔喔喔我我我不要我不要……痾痾嗯哼哼哼哼哈哈哈恩……」

  總經理微微笑:「叫得這么爽的感覺,應該是想要更多的吧,簡懿佳,是不是你們會運動的都是這樣子口是心非啊?」

  說著,總經理從嘴里面滴了幾串口水到簡懿佳的胸部上,簡懿佳被口水滴到的瞬間,身體顫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口水冰涼的感覺還是因為口水噁心的感覺,但簡懿佳的這個顫抖卻讓總經理特別興奮,手拍動、捏擠簡懿佳的胸部的程度更是激烈了。

  總經理站起來,拖下了西裝褲和藍色的三角褲后,一根肉棒子早已經充血挺立,簡懿佳看的是瞳孔放大,驚駭讓簡懿佳身體不由自主向后靠。

  總經理一只手按住了簡懿佳的頭頂,另外一只手扶著他自己的肉棒子,讓肉棒子靠近簡懿佳的嘴,當然簡懿佳士緊閉著嘴不愿意張開幫總經理口交了,畢竟到目前為止也只幫棒棒打過幾次手槍而已,用嘴巴碰根本從沒有過。

  但話又說回來,口交這件事情對於簡懿佳來說其實根本一點都不陌生,總經理的肉棒子頂在簡懿佳的嘴巴前,總經理說:「害羞什么?被我口爆過這么多次了,還不張開嘴嗎?沒關系」

  說著,總經理扶著肉棒子的手伸向簡懿佳的鼻子,捏住了簡懿佳的鼻子,不多久簡懿佳就自動張開了嘴巴,而總經理的肉棒子也就直接送進了簡懿佳的嘴巴中。

  「烏烏烏呼呼呼呼巫呼呼呼……不裕不裕不裕痾痾痾痾阿……痾嗯哼哼喝阿嗯嗯嗯哼哼呼呼呼烏烏奴出去奴出去……阿阿阿嗚」

  總經理按住簡懿佳的手控制住簡懿佳的頭,上下上下的移動著簡懿佳的頭,就好像是簡懿佳在自動吞吐著總經理的肉棒子一樣。

  「呼呼呼呼呼呼祝屬主屬汙嗚嗚嗚嗚五不裕不裕……阿阿阿嗚嗚嗚嗚呼呼呼巫祝屬住屬……嗚嗚痾痾喔喔嗚嗚嗚……」

  總經理一只腳踩在地上,另外一只腳踩在沙發上,腰桿子因為平時加減有在運動的關系,有一點力氣可以做出前后搖擺,再加上用手移動上下簡懿佳的頭,簡懿佳的嘴巴吃進總經理的肉棒子的深度也就更深了。

  「不要不要……總經理不要脫不要脫啊痾痾痾痾阿……住手住手阿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啊痾痾痾痾我不要……總經理痾痾痾痾……」

  簡懿佳的黑色休閑褲被總經理強行脫下后,白色的三角褲在結實的大腿上看上去格外的誘人,但對於總經理來說,更誘人的是脫去三角褲后的春光風景。
  總經理將簡懿佳的白色三角褲拉下來后,據說因為有運動就會長得比較多的陰毛濃密的蓋著簡懿佳的陰唇,總經理將本來是橫躺在米黃色沙發上的簡懿佳拉正,抓住了簡懿佳的一雙腿,將簡懿佳的雙腿分別架在腰間的兩側,挺立的肉棒子穿過了濃密的陰毛森林,碰到了簡懿佳肥厚的陰唇,總經理朝著簡懿佳看過去,簡懿佳臉上露出不要的神情,但簡懿佳還來不及搖頭或出聲音,陰唇已經被插開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住手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喔喔喔喔嗯哼哼哼……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啊啊喔喔痾痾痾……住手不要動不要再動了……」

  簡懿佳被總經理的充血肉棒子插入后,仰頭大叫道,而總經理則是以三淺一深的頻率進行抽插,淺插大概就只在簡懿佳小洞的五分之一,深插式來到五分之四的距離,但光是這樣子,對於簡懿佳來說就已經是相當的難受了。

  「喔喔屋屋窩屋窩嗚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喔嗯……住手住手我不要我不要再這樣子阿啊啊啊……總經理總經禮拜託放過我痾痾痾痾……」

  「真是的,每一次都要抱怨一下是嗎?簡懿佳你又不是不會被我插到高潮,你是再抱怨什么啊?還是說你想要一剛開始就很激烈啊?」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阿啊喔嗯哼哼……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住手住手喔喔喔……阿嗯哼喔喔嗯哼哼停下來不要再插了阿……會死的阿喔喔喔……」

  「呦?會死?簡懿佳,你是怎么樣的死法啊?是不是準備要被我插到死掉阿?還是想要被我插到爽死啊?」

  「痾痾喔喔嗚嗚嗚嗚嗚我不要不要了阿啊啊不要了阿……喔喔喔住手住手阿我不要好痛好痛啊啊啊……總經理總經理停下停下來啊……不行了不行了阿……」
  「不行了?我才剛開始而已呢!簡懿佳,解放自己吧!不要到了最后能讓自己好好享受那幾分鐘,要就要好好享受個徹底啊,像是這樣子!」

  說完,總經理雙手一震,將簡懿佳的大腿重新抱住,而在這個瞬間,總經理的身體往前壓進,充血且受到簡懿佳小洞的刺激而變得更挺的肉棒子,順著總經理的身體軀干而往簡懿佳的小洞更深的深處再挺進。

  大概已經被抽插了快要三百多下了,簡懿佳的神智已經完全不清楚了,又再一次的喪失了理智,又再一次的喪失了對棒棒的堅持,又再一次的喪失了身為女人的矜持,剩下的只有性愛的欲望,一個非長遠古且強大的力量。

  「喔嗚喔嗚喔嗚喔嗚喔嗚喔嗚喔痾痾痾痾阿……受不了了我真的要受不了了痾痾痾痾阿喔喔喔我……我我我痾痾痾阿阿阿阿……」

  只見總經理雙手抓著簡懿佳結實的大腿內側,身體向前向下壓著雙手趴在米黃色沙發的靠墊、雙膝跪在松軟的米黃色沙發坐墊上,讓身體成現象是L形的簡懿佳,充血且腫大的肉棒子從后方不斷地前后抽插簡懿佳的小洞。

  「怎么了阿?簡懿佳,你說你受不了了阿?是什么受不了啊?你到是跟我說說看阿?甜心主播簡懿佳是受不了什么了阿?」

  「痾痾哈哈哈哈好爽好爽我好爽啊……受不了了怎么會這么爽啊啊啊喔……被插得好爽我好爽我被插得好爽喔喔喔喔不要停不要停啊!」

  總經理充血肉棒子像是暴風一樣地瘋狂抽插著簡懿佳的小洞,讓簡懿佳的全身不斷得震動,總經理的身體和簡懿佳的屁股不斷得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又一聲「啪!啪!啪!」的肉體交媾聲,簡懿佳抓住靠墊的雙手越抓越大力了。
  「不行了我要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真的要去了阿……阿痾痾嗯哼亨嗯嗯嗯嗯要去了阿啊啊……要死要死了阿啊啊怎么會這么爽啊……」

  「所以你現在是怎么樣的一個要死法啊?簡懿佳你倒是現在給我說清楚啊,說清楚你現在是怎么樣的要死了阿?」

  「爽死了爽死了阿啊喔嗯哼哼亨亨……懿佳懿佳要去要去了阿啊啊喔喔喔亨亨……不行了不行了阿啊啊去了阿……」

  總經理用手抖動了幾下漸漸軟去的肉棒子,隨著白色的精液噴在簡懿佳的屁股上而軟掉,簡懿佳臉側著趴在米黃色的沙發靠墊上,簡懿佳喘著氣,臉上的表情是平靜,但簡懿佳因為高潮過了一陣子了,理智也漸漸的回來了,感覺到小洞的灼熱和屁股上的黏稠,簡懿佳想哭但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哭,剛剛的淫叫聲還言猶在耳,那一份舒服的高潮感還在身上的某些地方尚未退去。

  「相當得不錯,這么長時間以來的相處,我想我們之間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了,簡懿佳,你說你是跟父母親住嘛,要不要搬過來跟我一起住阿?保證會讓你每天都爽的不想下床」

  總經理邊穿上褲子邊調戲地說。

  簡懿佳起身抽了張衛生紙,把在屁股上的精液擦掉,簡懿佳撿起白色的胸罩和內褲,一一將它穿上,總經理坐回辦公椅上:「其實你也是很習慣嘛,一點多余的動作都沒有」

  簡懿佳沒有回話,簡懿佳一心就是想趕快離開這讓簡懿佳無法抬起頭面對棒棒的辦公室,總經理又說:「好好考慮吧,要是跟了我,你想要什么都會有的喔!」
  簡懿佳轉過身面對著總經理,鞠了個躬:「總經理,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說完,簡懿佳轉身走出總經理辦公室。

  又一次簡懿佳獨自一人走在走廊上,在總經理辦公室和新聞臺的辦公室中間的走廊上,簡懿佳終於還是撐不住的崩潰了,右手扶著墻,低著頭暗自啜泣著。
  這時一只手從旁邊拍了拍簡懿佳的肩膀,簡懿佳抬起頭,是前輩蘇宗怡,蘇宗怡輕輕地說:「你就哭吧,我不會跟別人說的,畢竟我也是過來人」

  簡懿佳聽完,整個人整張臉都埋進了蘇宗怡的懷中。

  終於還是來到了出外採訪的第一天了,簡懿佳在水藍色的胸罩和三角褲外頭套上了一件白色的小背心后,再穿上一件淡藍色的素面大學T,白色的直線條褲裙露出了簡懿佳雪白且有著結實肌肉的小腿,腳上踩著一雙運動休閑鞋,簡懿佳把本來用發夾夾起來的頭發放了下來,對著鏡子把發尾整理了一下,清新中帶著甜美,簡懿佳最后噴上了幾下的香水后,將衣櫥的門關上,拿起掛在一旁的黑色流蘇包,準備要出門了。

  走到樓下門口,一臺熟悉的車子停在前面,簡懿佳走了過去,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早啊」

  「早,這么早讓你出來載我」簡懿佳說。

  「說什么傻話?那,你的早餐」棒棒說完,將裝有火腿三明治和溫豆漿的早餐袋拿給簡懿佳。

  「謝謝你」

  「會去幾天嗎?」棒棒問。

  「大概兩三天吧,看狀況」簡懿佳說。

  「那要回來的時候,跟我說一聲吧,我再過去載你」

  「好」簡懿佳點頭。

  簡懿佳從棒棒的車子下車后,直接往地下停車場走,走到採訪車前時,看到總經理也在車前面站著,簡懿佳不由自主的發了一個抖。

  「呦!早安啊!」總經理說。

  「總經理,早」簡懿佳盡可能的壓住不安的情緒和總經理打招呼。

  總經理幫簡懿佳開了車門,簡懿佳上了車:「謝謝總經理」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第一次很重要,不過我相信你會掌握得非常好的,我對你有信心」

  「謝謝總經理的賞賜,我一定會好好做的」

  「這次的人應該算是你很熟悉的人,至少領域是你熟悉的,好好的開出第一炮吧!」

  「我一定會盡力的!」

  「好,很好,有這句話就很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出發了,祝你一切順利啊!」

  說完,總經理關上車門,採訪車開出了地下室,總經理在后頭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這一炮可是事關重要的一炮阿,簡懿佳,好好做吧」

  來到了和採訪者約定的一間位在體育館旁邊的咖啡廳,簡懿佳和採訪的團隊上了二樓的包廂中,只見一名理著平頭,身材雖不壯碩但看得出來相當結實的男子穿著一套灰色的西裝配上一雙純白色的球鞋,讓整體感覺既時尚又不失禮節的莊重。

  「王先生,你好」簡懿佳笑著說。

  「你好」王先生說笑著說。

  「百忙之中還讓你出來接受我們的訪問」

  「沒事的,大家都是體育界的人,我相信這次訪談會為我們未來的體育界有所幫助的,透過你的採訪,我相信會有更多小運動家知道他們該往哪個方向走,不會害怕未來的路該怎么走」王先生說。

  「我幾乎每天都在道館里,看到小孩子學跆拳道,雖然有些可能只是來玩玩的,不過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也有一些是很認真在學的,甚至還有一兩個想要當選手的,如果他們能遇見向王先生這樣的伯樂,不知道該有多好」

  「其實我們這一行的每個禮拜都會聚在一起討論,其實大家的想法也都越來越有共識,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有點被說不太人道、想要把所有東西和技能都強加在選手身上,我們最近都是希望讓他們可以隨著自己的長處和希望做最好的發展,我們只是提供他們協助,這樣一來比較能讓他們在他的領域上比較可以保持熱情而且比較不容易留下舊傷,畢竟認合的傷都有可能是誘使選手職業生涯毀滅的因素」

  「這樣聽起來,在我們國家中算是一大革新,相信在王先生你們這樣子的推動下,我們的體育實力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的」

  話說晚上的時候,棒棒獨自一人來到健身房,在換啞鈴的時候,聽到了其他來運動的人在討論著。

  「你有沒有興趣去報名阿?聽說獎今還不錯欸?」

  「要報名什么啊?」

  「就是不久之后要舉辦的越野路跑啊,聽說阿這次的獎金相當的豐厚欸」
  「是有多好啊?」

  「我回頭把那個訊息傳給你」

  正當穿著紅衣服的男子和藍衣服的男子討論的正熱烈的時候,一名穿著黑衣服的男子走了過去,沒有好氣,甚至有點挑釁地說:「不要癡心妄想了啊,就憑你也想拿到那些獎金」

  紅衣服男子轉過頭去:「你也沒有多好吧」

  「至少比你還厲害一點啊,而且我才不會去異想天開,要是有時間在那邊異想天開,倒不如好好練練身體,繳了錢還在那邊打嘴炮!」

  黑衣服的男子說話又尖又酸的,就連旁邊的棒棒也聽的不是很舒服,就更別說當事人了。

  紅衣男子放下手中的槓片,轉過身去,跨了一步來到黑衣男子面前:「你倒是練得很好嘛,連嘴巴都練的相當好,真的是炮聲連連啊!想必你也是天天被口爆的吧?」

  「你才是被口爆的吧?不好好練身體」

  紅衣男子推了黑衣男子一下:「我練不練是我的事情吧,關你什么屌事啊?蛤!你倒是說說看啊!我倒要看看你這張嘴可以說出什么屁話來!」

  黑衣男子被推了一下后,也不甘示弱的推了一下紅衣男子,這下可真的要釀成的打架了,一直在一旁的棒棒放下了啞鈴,上前去一手抓住紅衣男子掄起的拳頭,藍衣男子看見棒棒這樣做,也跟著抓住了黑衣男子。

  「你就不要再說話了,趕快走吧!」棒棒對著黑衣男子,說。

  「不準走!你給老子我留下來!我今天非得把他的嘴塞進一個八十磅磅的啞鈴!然后你」

  紅衣男子邊說邊用力甩開棒棒,眼看著紅衣男子的拳頭就要揍到黑衣男子的臉上了,棒棒眼看情況不對,瞬間以左腳為支撐軸,再將七成的重心沉積在左腳,三成的力氣在右腳,準備用一記回旋踢踢偏紅衣男子的拳頭,然而就在棒棒右腳已經稍稍離地的時候,一個黑影快速竄入,甚至還在冷氣房中刮起了一陣風,大概現場只有棒棒看到這黑影是怎么來的。

  紅衣男子的手再一次被抓住了,是被一個彪形大漢抓住了,而這一個彪形大漢讓棒棒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操你媽的王八蛋!竟敢想在這里打架鬧事!」彪形大漢雙手用力一推,竟是將紅衣男子和黑衣男子都推開了將近五步的后退距離。

  「要是下次再讓我看到一次,你們就不要來了!錢,我全數退給你!聽到沒有!」

  彪形大漢對著兩人大吼完后,兩名男子似乎是真的都怕了彪形大漢,都畏畏縮縮的不敢說第二句話,紅衣男子更是在藍衣男子的推動下離來了現場。

  彪形大漢看了棒棒一眼,棒棒想說沒事了也想趕快走,卻被彪形大漢叫住了:「小子,這年頭要像你這樣見義勇為的,可真還少之又少了,怎么樣,要不要交個朋友?」

  「痾……我只是做我覺得該做的事情而已,也稱不上什么見義勇為啦」棒棒搔搔頭說。

  「把運動做完,我請你喝一杯」

  「我不喝酒」棒棒搖搖頭,說。

  「誰說要帶你喝酒的,來了你就會知道要喝什么!」

  彪形大漢說完,轉身離開,留下了一頭霧水的棒棒。

  話說採訪完后,簡懿佳受王先生的邀約,晚上一起吃了一頓飯。

  「想不到你真的很關注跆拳道誒」王先生說。

  「是啊,畢竟我自己是學跆拳道出身的」簡懿佳說。

  「哪天我親自帶著我同事一起去你的道場看看好了,或許真的會有什么明日之星等待被發現也說不定」

  「那我先代我們到場的小朋友們跟王先生謝過了」簡懿佳笑著說。

  簡懿佳和王先生離開餐廳后,兩人走在騎樓中,王先生問:「我住的地放就在兩個街口,要不要來喝杯茶,繼續說說你的故事?」

  「這樣不好吧」簡懿佳有所警覺,推辭道。

  「沒什么不好啦,而且我那邊有些資料,或許可以給你做點參考用,你看,這不就到了」

  簡懿佳完全沒有注意到竟然所謂的兩個街口是兩個巷口的意思,都已經到了王先生住的公寓門口,也聽到王先生說也資料可以提供,簡懿佳雖然感覺不是很妥當,但還是答應了王先生的邀約,跟著王先生一同進了公寓。

  簡懿佳走進了王先生的家,王先生的家算是整齊的,不過地上倒是有好幾疊用麻繩綁起來的厚厚文件堆。

  王先生說:「先坐一下吧,我去泡個花茶」

  「不用麻煩啦,我也只是稍為坐一坐而已」簡懿佳說。

  「不麻煩不麻煩,等我一下」

  王先生走進了廚房,簡懿佳也只能認了,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不多久后,王先生端著一壺透明的茶壺,里頭裝著黃澄色的花茶,兩只透明的茶杯里裝著大概五分滿的花茶,花茶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久等了,這個花茶是我同事上次去法國的時候帶回來了,你先嚐一嚐,我去拿個文件來」

  王先生將茶杯放在簡懿佳的面前后,又轉身走去房間,簡懿佳倒也沒有多想什么,直接拿起來喝了。

  大概是因為感覺喝起來很順口,不知不覺地簡懿佳就喝了三杯,身體就像浸淫在五顏六色的花海之中,春風輕輕吹來,每一吋的肌肉都因為舒服而放松了下來。

  不由自主的簡懿佳便靠到了沙發上,這時王先生走了回來,臉上帶著一抹讓簡懿佳感到疑惑的笑容,王先生坐上了沙發,手里拿著一本紅色的資料夾,王先生說:「看起來簡主播相當喜歡這花茶」

  「喝起來很舒服」簡懿佳撐起身子,坐了起來,說。

  「這是最近幾年我經手的資料文件,看完可別外泄了」

  說著,王先生將紅色的資料夾交給了簡懿佳,簡懿佳接過資料夾后,打開來看,瞬間瞪大了眼睛,這哪是什么文件,里頭是一張張性愛照片,簡懿佳意識過來時,身體已經被壓倒在沙發上了。

  「你……你想做什么?」簡懿佳顫抖著問。

  「這可是你們總經理說可以的,難道你不知道嗎?」王先生說著,輕輕地聞了下簡懿佳的脖子。

  「你……住手……不然我要叫了……」簡懿佳說。

  「你叫叫看阿,看你叫不叫的出聲音來」王先生說完,還摸了摸簡懿佳的臉頰。

  簡懿佳確信自己是用力的叫了,但簡懿佳卻發現自己的力氣怎么樣都提不出來,王先生露出一抹淫蕩地笑容:「看來是真的叫不出來了,也是啦,畢竟你的前輩徐裴翊都被拿來當試驗品這么久了,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了」

  說完,王先生雙手抓上了簡懿佳的一對C奶,一股電流瞬間像是袋鼠跳躍一樣的從C奶上跳進管理受刺激感官的腦門中,簡懿佳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王先生笑著說:「好柔軟喔,雖然可以感覺到你穿的胸罩,但還是可以摸的出來你的奶子很柔軟」

  「住……住手……」簡懿佳發出微弱的抵抗聲。

  王先生笑了下,嘴唇慢慢的往下,親住了簡懿佳的嘴。

  簡懿佳的大學T被丟在地上,水藍色的胸罩了出來,包覆著簡懿佳的32C的C奶,王先生親吻著簡懿佳的脖子,手輕輕地撫弄著簡懿佳露出來的身體肌膚,簡懿佳扭動著身體,但與其說是扭動,不如說只是微微的發抖著,沒有力氣做出動作的簡懿佳只能不斷發出「嗯嗯嗯哼哼哼嗯哼哼哼哼……住手住手不要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子阿啊啊嗯哼哼哼巫嗚嗚嗚……求你住手阿啊嗯哼哼……哼哼哈亨亨嗯嗯嗯……」的呻吟聲。

  王先生解開了簡懿佳的水藍色胸罩,雙手再一次的抓上了簡懿佳的C奶,刺激的感覺再一次撞進了簡懿佳的腦門中,簡懿佳雖然全身無力,但還是動了一下。
  「果然這樣不是很好玩,看來這東西還是需要改良一下」

  王先生說著,抓住簡懿佳C奶的手各向外畫圓,緩緩的轉動著,盡可能的向外推,簡懿佳的刺激感不斷的涌入簡懿佳的腦中,簡懿佳就算身體再沒有力氣,雙腳還是不由自主的曲了起來,上半身還微微的弓了起來,簡懿佳的反應讓王先生感到震驚,松開了抓奶的手,換從旁邊拍打簡懿佳的C奶,簡懿佳的叫聲變的淒厲了。

  「嗯嗯嗯嗯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嗯哼哼……住手不要再用了不要再用了阿阿阿阿啊……我真的要不行要不行了阿……」

  「喔不錯喔!好像開始有點力氣了,從剛才到現在,看來時效性也是需要再測試一下,不同的人還是有不同的反應,簡懿佳,想叫就叫吧!」

  「你你你你這個痾痾痾痾阿……你這個大變態大騙子痾痾嗯哼亨……我不會我不會屈服你的阿痾嗯哼哼……嗯哼哼喔喔嗯哼……」

  「對就是這樣子!來簡懿佳,再來啊!不要屈服於我!不要屈服於我!我就是要這樣子,我就是要看到你這樣子!」

  王先生身體向后滑,趴了下來,然后將簡懿佳的雙腿扛在肩上,王先生把臉湊近簡懿佳還穿著三角褲的的三角洲,用鼻子磨蹭了磨蹭,簡懿佳感覺越來越有感覺的身體開始有了比較大的動作了,王先生看見簡懿佳開始越來越有反應,心中興奮的感覺就更大了。

  用手指勾起三角褲,向外拉開,簡懿佳的肉洞泛著一點淫水的展現在王先生的眼前,王先生忍不住獸欲地嘴巴湊了上去。

  舌頭伸進去簡懿佳的肉洞中的剎那,簡懿佳眼睛瞪大,嘴巴也跟著張開了,簡懿佳沒有想到王先生的這個動作讓自己本來無力的下半身竟然在剎那間挺了起來。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嗯嗯哼哼哼……住手住手我叫你停下來停下來啊阿阿阿阿……痾痾嗯哼亨亨亨不要不要不要再用了……痾嗯哼哼亨不要再用了……」
  簡懿佳的雙腳被王先生抓著,只見王先生那一根在脫下褲子后露出的肉屌直挺挺的對準了簡懿佳的肉洞,王先生笑著說:「看起來你的力氣大概也回來的差不多了,不過呢,身體還是會很誠實的,簡懿佳,就讓我們來試試看吧」

  說完,肉屌猛烈一灌,直接灌入了簡懿佳的肉洞中,就算如今簡懿佳已經有八成的力氣回來了,但受到剛才的刺激和現在肉屌的灌入,簡懿佳也是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

  「阿阿阿阿恩哼哼哼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痾恩哼哼哼……你給我住手住手痾痾痾嗯哼哼哼可惡可惡為什么為什么……我啊啊啊啊啊啊……」

  王先生的肉屌一插進了簡懿佳的肉洞中就是直接頂住了簡懿佳肉洞的最深處,簡懿佳被這么一頂,身體顫抖的情形非常的劇烈。

  「錒錒錒錒嗯哼哼哼給我住手給我住手……痾痾痾可惡可惡你這個變態你這個變態……我不會我不會放過你的……喔喔恩哼哼哼哼哼……」

  簡懿佳嘴上雖然是這么說,但王先生的肉屌抽插的動作還是讓簡懿佳的全身晃動,簡懿佳體內的淫欲也逐漸地擴散了開來。

  「喔喔嗯哼哼哼哼哼不要不要再來……不要再來了啊啊啊啊啊我……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求你不要再用了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啊?現在是怎么樣啊?簡懿佳你要不要告訴我你現在是什么感覺啊?是不是越來越爽了啊?被我干的越來越爽了啊?」

  「痾痾痾痾沒有才沒有啊啊啊啊啊啊……我才沒有痾痾恩哼哼哼哼……不要再動了不要再動了啊啊喔噷哼哼哼鞥……好痛好痛啊啊啊……」

  從沙發上被拉起來,簡懿佳背對著王先生,雙手撐在王先生的膝蓋上,被王先生由下往上的猛烈頂撞著。

  「痾痾痾痾痾痾好痛好痛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了啊啊啊啊好痛快要受不了了啊……會死的會死掉的啊啊啊啊……」

  「會死掉?才剛開始而已吧?簡懿佳,你們的總經理可不是這樣告訴我的啊,你可要好好表現啊,這可是關系到你的工作啊」

  說著,王先生雙手掐住了簡懿佳的25吋纖腰,腳掌踩住了茶幾的邊緣,讓本來坐直在大腿上的簡懿佳向后倒,而肉屌因為斜插的關系,在上上下下的頂撞的情況中,更是頂撞的簡懿佳浪叫淫喊不斷,肉洞的肉壁被肉屌的龜頭頂的是越來越敏感。

  王先生抱住簡懿佳的腰,接著將腳掌放到地板上,站起身子,簡懿佳因為本來是倒在王先生身上,在王先生的站起來的情形下,被王先生整個抱離了地面,懸著身體在半空中,唯一的支撐就是王先生的雙手。

  「喔喔喔喔這是這是啊啊啊啊啊天啊天他……不要不要這樣子不要這樣子啊啊啊啊啊……這是這是喔喔嗯哼哼哼哼哼……」

  簡懿佳一對C奶因為王先生劇烈的操干而不規則、沒有方向的肆意甩晃,而同時秀發也是飄舞在空中,簡懿佳的神智越來越不清楚了。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要不行了啊我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喔喔喔恩哼哼我不行我不行了拉啊啊啊喔喔喔……」

  王先生彎了點膝蓋,接著便是以一秒八下的速度快度頂干簡懿佳的肉洞,簡懿佳的頭一下向后仰,一下向前掉,淫欲佔領了簡懿佳的頭腦,王先生瘋狂的爆干了簡懿佳大概半個小時多,才在一陣顫抖下,將精液噴進了簡懿佳的肉洞中。
  「你可以回去交差了!我會回報你們總經理,你表現得相當好的」王先生笑著說。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4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