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娛之保鏢】(71)【作者:jv2836】   校園小說 
字數:30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七十一章、對證

  「……年輕人,你很聰明,但是你不覺得你太招搖了嗎?你剛才那些話,把首爾警署重案組的副組長,還是專門負責這兩起謀殺案的副組長徹底得罪了,你覺得這樣對你有好處嗎?別忘了,你現在還在警局里,還屬於被羈押時間!」署長樂呵呵的說到,雖然嘴里在警告楊天龍,但眼睛中卻閃耀著欣賞的目光。
  「所以,我就只好請署長為我主持公道了!」楊天龍也笑了。

  「其實你們都很清楚,無論是我還是康澀淇,都不可能是謀殺案的犯人。你們把我弄到這里來,用個什么可以羈押24小時的條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就是想從我這里套出點有用的信息嘛?!其實吧,我這個人是吃軟不吃硬,如果從一開始你們禮貌一點、態度好一點,我想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好吧!我代表鄭太雄向你道歉!說了那么多廢話,現在可以向我們透露一點內幕了吧?畢竟你是這好幾個案子的當事人,和被害人也有過密切的接觸,如果你說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話,那就真的太不合情理了!」署長暗中將了楊天龍一軍。

  之前我說過,關於我接受裘元石委托保護康澀淇的事情,我和當事人有保密協議,有關合同約定的內容除非在法,否則我是絕不會向任何人透漏一個字的。但是,對於這兩起案件本身,我倒是可以給你們一些建議和參考!「見到署長老頭笑呵呵的看著自己,楊天龍不由的在心里暗暗的罵了一句:老狐貍!

  楊天龍從一大堆材料中抽出幾張照片放在了署長的面前。

  「這個東西……相信署長應該知道是什么吧?」楊天龍指著照片里的短刀。
  「這是日本山口組使用的脅差。」署長毫不猶豫的說到。

  「沒錯,這的確是日本黑幫專用的脅差,然后呢?」楊天龍進一步問到。
  「然后?」署長愣住了。

  「然后就是這把脅差是在被害人樸女士的住處發現的,而且上面沒有血跡和指紋,我們估計是兇手在行兇的過程中無意的掉在了地板上。」

  「哈哈哈哈……」楊天龍聽后大笑起來。「這就是你們首爾警署的偵查水平?哦,對不起,我不是針對你……」

  「年輕人,直說吧!別繞彎子了!」顯然,剛才這話把署長刺激到了。
  「日本的極道,歷史已經有好一百年。派別也有很多,雖然他們使用的武器大體上差不多,但每個幫派為了顯示自己的與眾不同,都會在自己的武器上做點特別的記號……」

  「比如說照片上的這把?」署長聽到這個一下來情緒了,這可是重要的線索啊!

  「沒錯!你仔細看刀柄上的暗紋,是不是有一種很古樸和威嚴的感覺?」楊天的指著照片說到。

  署長掏出老花鏡,看了半天之后,嘆了口氣,「好了,青年人,別在我面前賣弄了。實話說,我不懂這些。你就直接告訴我這把脅差屬於哪個幫會的?其主要頭目是誰?」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把脅差是屬於日本山口組里面的一支暗殺小組。」楊天龍一臉凝重的說到。

  「我曾經和這個分支的人交過手……」楊天龍抬起頭,默默的回想起以前的日子。

  「那……」署長欲言又止。「不管怎么說,這是個重要的線索,下一步我們會對你所說的進行排查……」

  「署長,恕我直言。如果你們真的想破案的話,就不要去追這條線索,否則,一定會走入死胡同的!」

  「么?你什么意思?」署長愣住了。說了那么多,最后來一句這個是死胡同?玩我啊?!

  「日本的極道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任何執行任務的人,均不得使用除極道之外的兇器……」

  「……你是說……」署長呆住了。

  「如果真的是日本的極道動手,那么兇手絕不會帶著專用兵器,卻用一把水果刀捅死被害人……」楊天龍斬釘截鐵的說到。

  「呼……」完全顛覆了首爾警署之前的判斷,署長呼了口氣,舉起桌上的水杯大大的喝了一口。

  「還有,你在看看這幾張照片……」楊天龍又拿出幾張公寓里被翻的很亂的照片放在署長面前,「你們有沒有仔細研究和對比過?」

  「這幾張照片?不就是兩個被害現場嘛?我們派人專門搜查過,沒有什么有用的東西……」

  「……署長大人,我可以吐吐槽嗎?我實在忍不住了!你們首爾警察真的就這個水平?」楊天龍嘴角開始抽搐了。

  署長喝完水杯里的水,對著楊天龍展現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年輕人,你批評的對,我承認,現在我們警署的警察思維已經成為了定式,而且自己的小算盤也越來越多。但是,也請你不要這么侮辱我們大韓民國的警察,畢竟,有著一腔熱血想保護國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的警察還是大多數!好吧,回到案情中來,既然你看出了什么異樣那就麻煩你告訴我這個老頭子吧!」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韓國人的自尊心?確實有點扭曲啊!連一點小批評都接受不了!」楊天龍暗自想到。

  「這張,是在裘元石的公寓拍攝的,而這張,則是在樸女士的公寓拍攝的。你再仔細看看,這兩張照片是不是有明顯的不同?」

  「嗯……的確。你這么一說吧,我確實覺得有些不正常,但是讓我具體說哪里不對勁吧,我有說不上來。」署長帶上老花鏡,自己的看著面前的照片。
  「這里……」楊天龍指著照片上的某個地方說到:「署長,你閉上眼睛幻想一下。如果你是歹徒,潛入到一個公寓里殺了主人,還要從公寓里找出自己想要找到的東西,面對一排擺滿了書的書架,你會怎么樣?」

  「額……如果東西非常重要的話,我會一本一本的把書抽出來,仔細的翻一遍!」署長慢慢的被楊天龍帶入了角色。

  「好!我贊同!畢竟一張重要的紙片或者其他小東西夾在書里面不這樣做的確是找不到的。那好,你繼續想象,如果是你的話,你該怎么來搜查這一柜子的書?!」

  「那當然是看一本,沒有的話再看另外一本……」說到這里,署長突然睜開了眼睛,然后立刻拿起桌上的照片仔細的端詳著。

  「難道……」看了好半天,署長終於抬起了頭。

  「不錯!作為一名歹徒,還是一名在這個房間殺了人的歹徒,在短時間內想要在房間里找出一個并不明顯同時被主人藏的很深的東西,他內心肯定是焦急不堪的。又要防止自己殺人的行為被人發現,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要找的東西,他的動作一定是急促而快速的!但是你看看裘元石的書房……書籍很多,散落了一地,最遠的書居然離書柜有3米之遙。試想一下,作為一個歹徒,在發現手里的書沒有夾著自己要的東西之后,難道不應該是隨手就扔在地上,然后馬上去取另外一本書嗎?而在裘元石書房里像耍雜技般的把書仍的到處都是,這符合邏輯嗎?」

  「再說,你找的東西不可能是在書面或者書背上粘著的吧?既然你要每本書的翻,那么掉在地上的書多多少少應該有打開的吧?但是你再仔細看看,裘元石書房里的書有幾本是打開的?」楊天龍抑揚頓挫的把自己的推理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裘元石的公寓是個假現場?其主要目的是樸女士的公寓。歹徒在殺他們之前就知道他們要找的東西是放在樸女士的屋里的,而裘元石的公寓只是迷惑我們的道具?!」署長接著分析。

  「或許吧!」楊天龍喃喃的說到,「好了!今天的提示到此為止。別看著我,我現在是真沒有了!那些簡單的、淺顯的線索你們肯定也想到了!我需要回去把這些資料重新組合一下,如果有新的線索,我會主動聯系你們的!」

  楊天龍看了看墻上的掛鐘,「怎么樣?還不到24小時,是現在就放我走呢還是把我關滿24小時才放人呢?」

  「年輕人,我讓下屬開車送你……」署長慈祥的說到。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
工地搞吊车生意赚钱吗 约麻甘肃棋牌下载 gta5买什么仓库赚钱 刷包发视频赚钱 捕鱼王者现金上下分 除了赚钱什么都不想做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手工兼职赚钱是真是假 做面条饺子皮赚钱吗? 掌乐天天捕鱼官网 魔域玩什么职业赚钱快 原创歌曲怎么发行赚钱 滴滴彩票苹果 地摊卖小人书连环画赚钱吗 收卡怎么赚钱吗 928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