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是個怎樣的女孩】(01)【作者:siondou】   校園小說 
字數:68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我到底是個怎様的女孩(1)

             公車篇之欲火初燃

  我叫小清,是一個大四即將畢業的學生,身高165,從初中開始就是學校的校花之一了。

  身材不敢說是非常好,但也是該凹的地方凹,該翹的地方翹,最得意的地方應該就是自己的雙腿了,其實還有自己的胸,我的男友說我的胸型很美,而且大小也剛剛合適,但是我的胸別人只能看個輪廓,所以腿還是最滿意的的啦。
  我的腿長而且直,肉度也剛剛好,算是多一份肥,少一份則瘦吧,反正在學校里的那些男生們都是這么評價我的。

  在秋天或者春天我穿上比較透的絲襪時,常常會有一些情侶因為男友一直在偷偷看著我,而引發矛盾。

  我的男友叫源,人不是很帥,但是很成熟穩重,是我從小的青梅竹馬,從小到大一直都很照顧我。

  我們在一起很久很久了,始終深愛著對方,準備畢業了就結婚。

  唉,周末想好好和男朋友出來好好放松一會,然后去看一場球賽的,卻沒想到平時這條線路的公交車上幾乎沒什么人,今天卻是堵車成這個樣子,真的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罐頭。

  再配上7月的驕陽,瞬間讓人感到絕望。

  今天我穿的是短裙,而且上身的衣服是性感的漏肩裝,修長的腿再配上5CM的短高跟涼鞋,經過精心的整理后的35碼的小腳,晶瑩可愛的小腳趾漏在外面,出門前看到男友那一副豬哥的模樣我還挺嘚瑟的,畢竟女生可以吸引自己所愛的男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說到今天從家里出門前,男友看著我的這身打扮,眼睛都直了。

  在我剛剛換好鞋子,準備出門的的時候,源突然從背后抱住了我,不斷地親吻著我的脖子,一只手伸入了我的衣服中,從我的腰慢慢游移到我的胸部,隔著胸罩不斷在揉捏著我的乳房,之間還不時地撥弄著我敏感的乳頭;另一只手則掀起了我的短裙,伸進我的內褲中捏著我白嫩翹挺的屁屁。

  「嗯……嗯……源……不要鬧了啦,我們,我們該出門啦……」

  我感覺自己瞬間就失去了身上的力氣,一下子倒在了我男友的懷里,無力地嬌喘到。

  「不急不急,出門前先讓我先好好檢查檢查你這個小妖精」

  源嘿嘿一笑,然后輕咬著我的耳垂。

  除了胸部和私處,我身上另外兩個最敏感的部位就是屁屁和耳垂了,有時候源只要輕輕捏著我的屁屁,或者是輕輕的撫摸,我都會感覺有一陣接著一陣的燥熱在我的體內亂竄。

  而耳垂在被源含住玩弄時,我的大腦都會出現一陣的空白,然后感覺胸部漲漲的,好像要沖破胸罩一樣,然后有一股電流從大腦發出,經過胸部流到我的私處,這種感覺總是讓我欲罷不能,然后動情,下身也開始洪水泛濫。

  所以源有時候常常和我開玩笑,說只要找對了我的敏感點,我就瞬間會從一個美麗的鄰家女孩變成一個欲求不滿的小妖精,加上我那緊致的,會咬人的陰道,哪怕被別人強暴,也會把那個強暴者給榨干的。

  當然啦,每次他開這樣的玩笑,我都會賞他一頓粉拳。

  但是我也非常的害羞,因為我是個思想和行為比較保守的女孩子,哪怕和源從初中就開始交往了,但是在我們都大學,而且兩邊的家長都互相見過面之后,我才把第一次給了他,之前最大的尺度也就是用手幫他解決。

  源很愛我,在我同意給他之前也從不勉強我,所以我非常的感激他,也非常地愛他,所以當我們發生了關系之后,他的一些要求和一些羞死人的調教,我總會花時間去適應,然后滿足他,因為我知道,他愛我,我愛他,無論將來會發生什么時,我們都會繼續走下去的。

  當然,我最敏感和最淫蕩的一面只會展現給源看,在外,我依然是個比較保守的女孩子。

  所以有時候我也很奇怪,為什么自己的體質會如此的敏感,而且在經過源不斷地開發后,我發現自己的敏感點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原來越多,甚至有些地方本來沒有什么感覺的,現在只要輕輕的撩撥一會,也會使我欲罷不能。

  在源含住了我的耳垂后,我的大腦瞬間就停止了運轉,雙腳一軟,完全站立不住。

  源順勢用公主抱將我抱起,溫熱的嘴唇也貼了過來,我閉著眼,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深處舌頭,回應著他。

  「嗯……嗯……」

  兩個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我感覺整個世界的靜止了,完全迷失在源的雄性氣息當中。

  不知道就這樣過了多久,突然感覺身后一軟,原來源已經把我放到了床上,我的上衣還在,但是胸罩不知什么時候被源脫掉了,源一遍親吻著我,一只手伸入我的衣服了,溫熱地捏著我粉色的乳頭。

  「啊……嗯……老公……你好壞……」

  他的另一只手也沒有閑著,脫掉了早已濕漉漉的內褲,在我的陰毛稀疏的小穴上溫柔的愛撫著,使我的私處更加的泥濘不堪。

  「源,我,我們現在做的話……嗯……今天,今天……肯定就出不了門了」
  因為我知道我們一旦開始,就會瘋狂很久,然后兩個都會呼呼大睡過去,我用最后殘存的理智提醒他。

  源也楞了一下,因為今天有一場比賽是他期待了很久的了。

  「那,那我這樣子也出不了門呀」

  源哭喪著個臉,看著他突出了一大塊的下體。

  「你這家夥,好討厭呀」

  我賞給了他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讓他坐了起來,坐到了床邊,而我這是跪在了地毯上,溫柔地脫下了他的運動褲。

  在平時我是不會主動地用嘴幫他的,除非是他強烈要求的情況下,因為我覺得,趴在他的兩腿之間幫他口交,感覺很害羞,很像……很像小母狗呀(捂臉)。
  不過經過源這段時間過來的調教,我也已經慢慢接受口交這個方式,因為平時源用舌頭舔弄我的私處時,我感覺非常的舒服,所以我覺得我用嘴幫他他也應該很享受吧。

  但是我還是接受不了精液的腥味,所以除了我心情特別特別好的時候,我是不會吞下去的,只會跑到廁所里吐出來,然后好好刷個牙。

  剛剛脫下他的褲子,他堅挺的肉棒就彈了出來,打在了我了小臉上。

  「你好討厭呀」

  我撒著嬌,先是彈了一下他的肉棒,「唔」源悶哼一聲,可能是我下手重了些。

  「對不起對不起,打疼我的老公的兄弟了」

  我道歉著,用溫潤的嘴唇親了它一口,然后馬上用手輕輕捋著他的肉棒,另一只手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蛋蛋。

  「唔……」

  這次不是因為疼痛,因為當我的手握住他的肉棒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它狠狠地彈了一下。

  然后我低下頭,用舌尖在他滾燙的肉棒的兩側上刮弄,但是又故意的避開龜頭,就這么來回了幾次。

  不一會兒,源的馬眼處就流出了好多透明的液體。

  於是我的舌尖開始在龜頭上畫著圈,但是卻避開了最敏感的馬眼。

  這種爽,但是又不上不下的感覺急的源坐立不安。

  「你這個小妖精,上一次還不會這招的,這次怎么這么熟練了」

  我擡起頭,賞給他一個千嬌百媚的白眼,沒有回答他,又繼續開始我的「事業」了。

  其實,我在網上看到絕大多數的男人都喜歡女人為他們口交后,為了源,我特地……特地費了好大的勁找到了一個你們男生經常看片的網站,下了幾部口味相對較輕的片子,強行按捺住自己的害羞,紅著臉看完了這方面的那些片段。
  我還怕只是看而已學不會,還特地地用黃瓜來練習了好久呢……弄得那幾天嘴都酸了。

  不過看著源今天的這個樣子,我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只要源開心,什么事我都可以慢慢地學。

  扯遠啦,這樣又過了有一小會,我看到他那個猴急猴急的樣子,就慢慢得將源的龜頭含入我的小嘴中,源的肉棒不算很大,也不算很長,大概也是有13CM左右,但是我的嘴是屬於比較小的,連平時吃東西都是小口小口的吃,更不用說是對於源的大家夥了。

  我努力地一點又一點往下,終於完全含住了源的龜頭,然后慢慢一直往下,我感覺嘴里完全被塞滿了,自己的香舌也在不自覺的蠕動,來不斷適應了嘴里肉棒跳動。

  在我差不多吞入了小源后,由於被一股緊致的溫熱包裹著,源悶哼了一聲,頭往后仰源,雙手撫著我的秀發,失神了好一小會。

  在我的小嘴開始適應了嘴里的家夥后,我用一只手握住肉棒的底部,嘴上開始活動,生澀地吞吐了起來,時而輕舔,時而吸吮。

  「嘖……嘖……唔……唔」

  的聲音開始從我的口中發出。

  源在短暫的適應后,一只手依然在捋著我的秀發,另一只手也沒有閑著,從我的領口處伸了進來,一直在揉捏著我的乳房,我的雙乳不是那種非常巨大的類型,但是乳型很美,很挺拔,乳尖是誘人的粉色,乳暈也不大。

  而且在沒有了胸罩的束縛后也不會下垂是,屬於筍尖型的,很有彈性。
  平時在洗澡時我常常都會欣賞自己的雙乳,因為源也常常夸它,說它是極品,就連在學校里上游泳課的時候,在更衣室里,我的那些死黨們看到之后都忍不住地想動手捏一捏、摸一摸。

  所以我有時在洗完澡之后也會悄悄的對著鏡子臭美。

  在源時輕時重溫柔的愛撫下,原本驕傲挺立的雙乳,不斷在他碩大的手掌里變形著,乳頭也慢慢充血,顏色也慢慢加深,并且稍微變大了一些。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一陣又一陣的顫栗,就好像在洗澡時,身上有這一股又一股溫暖的水流的沖擊,有這一種溫柔的暖暖的舒服的感覺。

 我的余光看到我們床邊的全身鏡映出了我像一只小母狗一樣跪在源的兩腿之
  間,身上的衣服以及短裙都還在,但是衣服下有一只大手在不斷擠壓著我豐滿的胸部,我的短裙也遮不住我的屁股,大半個雪白滑嫩的的屁股都漏在了空氣中,頭一上一下的在吞吐著源的肉棒,而源則在看著鏡子,在欣賞著這一副淫靡的畫面。

  胸部上帶來刺激,加上口中被塞滿東西,帶給我一種莫名的充實感,以及看到鏡子中反射的畫面帶來的羞恥感,幾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融合在一起,慢慢地,隨著身上一陣又一陣的酥麻感,我感覺到自己下體流出的淫液都快滴到了地上…
  …「清」在迷迷糊糊中,我聽到源叫我的名字,於是停下手中的工作,「跪到床上來,然后擡起你性感的小屁屁」

  我不知道源為什么突然會有這個要求,但還是很順從地配合他了,於是,源靠著床頭做起,我則由本來的跪在地毯上變成了擡起屁屁,跪在床上幫他繼續舔弄著。

  「老婆,你回頭看看你身后的鏡子」

  聽到源的話,我吐出嘴里的大家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頭看去。
  鏡子里,那個一頭烏黑秀發的女孩子像小狗一樣跪在男友的兩腿之間,裙子早已被掀起來,沒有內褲保護的私處就這么無助的暴露在空氣中,在雪白的大腿的盡頭,淡淡粉紅色的小陰唇微微張開,因為胸部受到刺激,肉壁隨著源手上的節奏緩緩收縮著,黏稠透明的液體像開關被打開了似的,不斷地蜜洞中流出,整個臥室內有一種說不出的羞人的味道。

  「嚶唔」

  我的臉上像被放了一把火一樣,瞬間就紅了。

  我害羞得低下了頭,馬上重新把源的肉棒含住,擡起頭,裝作不知道鏡子里發生的畫面一般,用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疑惑地看著他,源也在低頭看著我,看到我嘴里含著肉棒,但美麗的,吹彈可破的俏臉上一臉疑惑的天真表情帶來的反差,源終於忍不住了,屁股往前一擡,手按住我的頭往下壓,大量的精液在我嘴里涌出,還好我提前把肉棒從嘴里退出來了一大半,只含著源的龜頭,不然這么多的精液,加上我嘴的容量不夠,肯定要吞下去好多,甚至會被嗆到,我平時很少會吞下源的精液,因為我不怎么習慣那個腥味的,我一直覺得它的味道太重了。
  終於,源的肉棒停止了跳動,源也無力地躺在了床上。

  我緩緩地把肉棒從我的嘴里拿開,橫了那個壞家夥一眼,源不好意思地沖了我笑笑,起身輕吻了我的額頭,「老婆,來,張嘴讓我看看」

  「唔唔」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滿是他的精華的嘴,彈了一下他的額頭,然后跑去衛生間,把它們吐了出來,順便刷了牙。

  「叮咚」,我聽到家里的門鈴響了起來,「您好,您的快遞」

  「好的,來啦!」

  我買的那些化妝品終於到啦,我興奮地直接從衛生間沖了出去,把門打開。
  「您好,請問您是小清女士嗎」

  快遞小哥是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男孩,看樣子很青澀,動作略顯拘謹,應該是剛剛出來兼職的大學生。

  「是的,這是我的證件」,我把我的證件遞了過去。

  於是小哥放下手中的大箱子,接過我手中的證件,仔細核對起來。

  「好的,請在這里簽個名」

  「等等,我要現場開箱檢查,否則你們快遞損壞了我的化妝品就不好索賠了」
  「可以的」

  購物拆包裹的喜悅已經完全沖昏了我的頭腦,我單膝跪地,俯下身拆開箱子,仔仔細細地檢查著每一個化妝品。

  突然,我感覺到氣氛有一些異樣,我擡起頭,看到快遞小哥臉紅紅的。
  天啊!我忘了自己沒有穿內衣了!從快遞小哥的那一個角度,完完全全把我的胸部給看了個遍!大小、形狀,甚至連乳尖的顏色他都應該看得一清二楚了吧!我「蹭」地站起了身,臉紅紅的,根本不敢與小哥對視,「好,好了……沒有問題了。」

  我一把拿過他手中的單子,飛快地簽好了名字,有馬上還給了他。

  然后立刻轉過身,想要離開。

  卻不料轉身之后絆倒了我沙發上,往前沙發上摔了過去,發出「嘭」

  得一聲悶響。

  我趴在了沙發上,沒有受傷,但是我的沒有穿內褲的群下風光,雪白的屁屁,少毛的陰部,以及粉嫩的陰唇,被快遞小哥盡收眼底了。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只會把臉深深地埋入沙發中,掩耳盜鈴。

  不知過了多久,快遞小哥首先回過神來,「東,東西簽收了,我先走了。」
  我感覺到他戀戀不舍地掃了我的私處一眼,最后才砰的關上了門。

  羞死啦羞死啦!以后再也不用這個快遞買東西啦!再碰到這個小哥我就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我平復了心情,深呼吸了幾次,喝了幾大杯水,又重新回到了房間。

  當我紅著小臉從客廳回到房間的時候,源已經重新穿好了衣服。

  「剛剛是你的快遞到了嗎?」

  「呃?沒有沒有,什么?哦,對對對對,是快遞到了」

  我紅著臉,并不敢看著源,源沒有發現我的異常,但是他卻帶著一臉壞笑的指著床上的那灘水漬,然后色瞇瞇地看著我。

  我本來就還沒褪色的小臉瞬間蹭地一下又像一個紅蘋果一樣了,我不敢與源對視,眼睛掃向周圍,嘴硬到「討厭,還不是你弄的,你,你在這樣看我我就不理你啦」

  源立馬就投降了。

  把我拉入他溫暖的懷中,對我一頓好哄。

  我就這樣與他打鬧著,忘記了剛剛的尷尬,心里充滿了說不出的溫馨。
  突然,我想到我之前的內褲已經濕透,不能再穿了,而昨晚我們家里的衣柜剛剛好壞掉了,我放的內衣褲都掉出來了,剛剛清洗曬在外面。

  「討厭,都怪你,這下好了,我該穿什么出門呀」

  「那就別穿啦,嘿嘿,讓我的老婆,饞死別人」

  當然,迎接源的是我的一頓胖揍。

  「那就穿那件褲子唄,反正穿著安全褲,沒事的啦」

  源指著床邊的一條丁字褲說到。

  那是平時在愛愛是源強烈要求,或者是在特別的日子時我才會穿的,平時很少穿,更不必說要穿出門了。

  「這……」

  我糾結著。

  「沒事的啦,你的裙子也不是很短,而且又穿著安全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嘿嘿」

  好吧,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子了,雖然出門穿著丁字褲感覺有些奇怪,但是只要不要刻意的去想這個問題,也沒什么大問題。

  等我重新換好內褲,整理好服裝,也平復了剛剛被源撩動起來的欲望,才挽住源的手臂,開開心心和他一起出門的。

  現在,我感覺到了周圍的許多男生都不懷好意的打量著我,可能有我高大的男友在旁邊的緣故,他們也只敢偷偷地看,還不敢那么的明目張膽。

  但他們的色瞇瞇的眼神也讓我感覺到很不舒服。

  於是乎,我輕輕咬了下嘴唇,回頭看了正在玩手機的男朋友一眼:「源,今天我穿著短裙,還是不擠這一趟公交車了吧。」

  源擡起頭,無奈地說到:「這趟車班次太少,如果錯過了這一次,下一次至少要等到2個小時之后了。放心吧,有我保護,沒事的。」

  我依靠著他那健碩的身軀,安心地點了點頭,於是在男友的開路下我們擠上了這一趟公交車。

  上車后,我們四處看了看,有一個小圈子女生比較多,於是男友對我說:「清,你站在那些女生旁邊,我在你后面保護你,小心你的包包。」我點了點頭。
  就這樣,我們擠過了一個站。但到了下一個站牌的時候,又上來了一群人,由於前門那里已經站滿了人,司機根本不顧大家的抱怨,打開了后門,讓他們從后門擠上了車,我的男友一個不小心就被擠到了我前面大概一米遠的地方,車里的人幾乎全都無法動彈了,不過幸好是空調車,不至於悶到讓人窒息……男友艱難地回頭看了我一眼,我用嘴型對他說:「沒問題的。」

  他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我再忍一會兒就好了。於是又不得不把頭轉了回去。沒事,正常的話也就是30多分鐘就到了,忍忍就好了。而且車上大多數人看起來都是高中生的樣子,估計是要去5個站之后的紀念館參加什么活動吧,到時候車應該就又空啦。

  經過這么一想,我瞬間就覺得車里的情況好了很多。突然,我感到有一只手觸到了我的大腿,我的大腿比較敏感,加上我穿的又是短裙,我下意識,也只能把腿微微挪開一些,心里想:不會碰到公車狼了吧。可能感覺到了我的抵觸,那只手也是馬上拿開了。我艱難地回頭看了一眼,剛剛在我身后的只是個高中生呀。因為我也有個像他一樣年紀的弟弟,所以我也沒有忍心直接揭發他,怕他之后在學校都會擡不起頭來。「可能只是不小心吧」

  我安慰自己。

  但是后來我才知道,我的回頭讓他看到了我的臉是一個錯誤!讓那個色膽包天的男孩開始下定決心,不顧一切的想要侵犯我!沈寂了秒鐘后,那只手仿佛下定了決心一般,不在是有意或者無意的碰觸,而是開始由我的膝蓋往上,一點,一點的沿著我修長的大腿游走,輕觸著我那敏感的神經,又燃起了今天早上我男友燃起的,還沒有熄滅的欲望之火……

               (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