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色風流記】(02:神仙姐姐母女雙飛)【作者:北斗星司】   校園小說 
字數:19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002章、神仙姐姐母女雙飛

  「媽的……真是爽啊……」輕輕撫摸著劉亦菲誘人的白臀,此時輕輕蠕動著自己的下身,享受著高潮之后的劇烈快感的侯玉龍發出了滿足的呻吟,輕輕揉捏著這個美女誘人的嬌嫩臀肉,笑道,「雖然身材顯得不是特別豐滿,但是皮膚滑膩,身子誘人,難怪陳金飛那么喜歡你啊……」

  「啊……把……把那個拔出來好不好……嗯……還插在里面呢……」此時的劉亦菲還感覺到,侯玉龍的那根大雞巴插在自己的身體內,剛剛經過一場高潮的劉亦菲有些羞恥地輕輕擺動著自己的臀部,臉上紅紅,顯然對剛才的那場激烈的性愛感到很是羞澀。

  當然,同時也是非常舒服的,劉亦菲感覺這個男人比自己的干爹厲害好多了啊,在床上自己好像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一樣……

  要知道,陳金飛畢竟已經是中年人了,雖然長期保養,吃各種壯陽補腎的食物,可是終究是不能和侯玉龍這樣強悍的男人相比的,剛才侯玉龍雞巴淫肏,巨大的陽物,外加侯玉龍無所不能,令自己擁有那些什么古裝武俠小說里,魔教淫魔那樣專門挑逗女人的技巧也是絲毫不難,因此此時把劉亦菲這個小騷貨干的欲仙欲死,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正因為剛才的舒爽,所以此時的劉亦菲,心里其實已經對侯玉龍頗有好感,沒剛才那么在恐懼中的仇視了……

  此時侯玉龍的雞巴還插在劉亦菲的小穴里,雖然射精了一次了,可是還是那么的堅硬,感覺到這小丫頭有些受不了,侯玉龍嘿嘿一笑,把雞巴抽了出來,劉亦菲的雪臀抖動了幾下之中,轉過身子,無力地靠在汽車邊,看著漆黑的天色,她羞紅著臉說道:「那個……天……天這么黑了,我們……我們還是快走吧……」
  說到這里的時候,劉亦菲紅潮未退的鵝蛋臉上,閃現著十分恐懼的神色,看起來這樣的地方,這個小美女是真的不想多呆下去了……

  「好好好……我們這就走,你個小妖精,我愛死你了……」侯玉龍淫笑著親吻了一下劉亦菲的臉頰,接著說道,「把衣服穿好,我帶你下山……」

  聽說可以下山了,劉亦菲心里一喜,趕忙手忙腳亂地撿起了自己的衣服,就往自己地身上麻利地套了上去,同時侯玉龍也是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而等到侯玉龍和劉亦菲都穿好了衣服之后,侯玉龍笑道:「上車吧,我的小美人兒……」

  劉亦菲趕忙把車門打開,侯玉龍也上了車,侯玉龍調轉車頭,朝著山下開去。
  「那個……你送我回橫店嗎?」此時在車上,剛剛經歷過高潮,渾身還有些無力的劉亦菲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你放心,我……我不會告訴警察,你把我怎么樣的……」

  「呵呵,我也不怕你跟警察說啥啊……」侯玉龍手握著方向盤笑道,「只是目前我不想帶你回橫店,我要帶你去別的地方……」

  「啊?!」劉亦菲沒想到侯玉龍居然會來這么一手,這可讓她無比吃驚了,「你……你什么意思啊?我都已經陪你睡過了,你……你怎么還不放過我啊?!」
  「你這么激動干什么啊?!」侯玉龍嘿嘿笑道,「剛才你陪我睡覺,我只是答應了你,會帶你下山,但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會把你帶回橫店去吧?這是你一廂情愿的想吧?!」

  「你……」劉亦菲怎么也想不到,侯玉龍居然會這么無恥,可是當看到侯玉龍在平淡地微笑中瞪了她一眼之后,劉亦菲登時就不敢再說什么了,她心里現在是怕極了侯玉龍,生怕他又反悔了,再次把自己扔在這里。

  「那……那你想干什么……我……我都和你干過那種事情了……你還要我怎么樣啊?」劉亦菲此時只能低聲嘟囔著這么跟侯玉龍說話,忽然她又想到了一件事兒,立刻一臉驚恐,「你……你不會想……想殺我滅口……或者……或者把我拿去賣了吧?!」想到這兩點,劉亦菲立刻嚇得手足無措,渾身發抖。

  「想什么呢?」侯玉龍聽到劉亦菲這么精彩的想象力,倒是也有些可笑,說道,「別的不說,你這小妞長的這么可愛美麗,雖然是個二手貨,但我這么憐香惜玉的人,會舍得殺了你嗎?至于把你賣掉,那更是無稽之談,你這么一朵誘人的鮮花,我自己操一輩子怕是都不滿足,怎么可能把你賣給別人?腦子里別胡思亂想,我不會傷害你的,前提是你老老實實地聽我的話,如果你老實聽話,我保證你啥事兒都沒有,但如果你敢有什么小動作的話,嘿嘿,那你可不要怪我不講情面啊……」

  聽到侯玉龍說不會把自己給賣掉了,劉亦菲愣了一下之后,接著松了口氣,此時也不敢再說話了,反正只要身邊這人別殺了自己,同時也不要把自己給賣掉的話,劉亦菲也就暫時聽他的話了。

  車子開下山之后,侯玉龍看了一下油表,說道:「這車不怎么樣,雖然還有油,但是我們要去的地方也有三百多公里,還是去加點油吧,你餓不餓?餓的話,我們可以在去吃飯……」

  「那個……那個……算了吧……」其實劉亦菲剛才在車上雖然吃了一點東西,但是是為了應付侯玉龍的,所以其實也沒吃多少,現在也確實有點餓了,只不過她現在還在想侯玉龍到底會帶自己去哪里,也沒心思吃飯了。

  「好吧,那先去加油……」說到這里,侯玉龍開車就朝最近的加油站而去。
  轉眼間,車子開到了加油站,劉亦菲依然是乖乖地坐在車子里,而侯玉龍則是讓加油站的人加滿了油之后,就繼續開著而行。

  很快的,車子就上了高速公路,一路前行,然后開上了一條公路,此時2004年,高速公路還沒開通好,路況可不是特別好,不過侯玉龍的車技很不錯,這路雖然不是特別好走,可是還是很順利的。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一切全都要靠侯玉龍的車燈才能看見前面的路況,此時劉亦菲看到漆黑的路段,也有一些車在行駛,心里又想到:「聽說現在車匪路霸很多,這么快,要是遇到壞人,那可怎么辦啊……」想到這里,劉亦菲不禁瑟瑟發抖,心里只能股暗自祈禱,千萬不要在路上遇到所謂的車匪路霸才好啊……

  而相比劉亦菲的恐懼,很明顯,侯玉龍就顯得輕松多了,因為就算真有車匪路霸,他也不怕。

  此時車子開到了大概晚上十點鐘,已經路過了好些城鎮,卻也沒有到達侯玉龍想要去的地方,漸漸地,今天已經身心疲倦的劉亦菲,慢慢閉上了眼睛,無法控制自己地昏睡了過去,畢竟她今天真的可以說是累壞了。

  看了一眼一旁睡著了的劉亦菲,侯玉龍長嘆了一聲,心里面其實也有一點點地愧疚的。

  ……

  「好了,醒醒吧,我們到了……快醒醒了……」劉亦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就感覺到自己被人給搖醒了。

  「這里……這里是哪里啊?」揉著朦朧的睡眼,劉亦菲感覺到似乎天已經亮了,而自己似乎是在一個很陌生的地方,她坐起身來,卻發現,這里是一個異常繁華的地方。

  「這里是浦東外灘……」侯玉龍微笑著說道。

  「浦東……浦東外灘?陸家嘴?!」劉亦菲一下子反應過來了,「你……你把我帶到上海了?!」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劉亦菲一下子吃驚地坐起身來,難以置信地說道。

  「是啊,話說這路可真不好走,沒有高速公路,所以居然開了這么長的時間才到……現在都天亮了……」侯玉龍哼了一聲,然后隨手把一個塑料袋遞給劉亦菲,「肚子餓了吧?吃點早飯吧,我給你買的,吃完了我們去見一個人……」
  「哦……」劉亦菲此時也確實是餓了,畢竟昨天晚上她就沒吃好,而這天天亮了,她早飯的餓欲也起來了,此時確實應該好好吃一頓了。

  而此時到了上海,劉亦菲其實也安心了不少,畢竟上海是大都市,在這里,自己最起碼會比在那荒山上安全的多,因此也就愿意吃東西了。

  結果紙袋,只見里面是一杯熱騰騰的豆漿,還有包子以及油條。

  劉亦菲此時也確實餓了,趕緊拿出吸管,插進了豆漿的盒子里,喝了一口之后,又拿出了包子吃起來。

  「你怎么不吃啊?」劉亦菲看到侯玉龍沒吃,問道。

  「我剛剛吃過了……」侯玉龍隨口說道。

  「哦……那……你要帶我去見誰啊?」劉亦菲又是疑惑地問道,她不知道侯玉龍帶自己來上海是要見什么人。

  「去見上海的一位大人物……」侯玉龍微笑道,然后說了那個人的名字。
  「你……你說什么?!」聽到這句話,劉亦菲差點沒跳起來,手上的包子都驚的拿不穩了,「你……你要去見那個人?!

  要知道,劉亦菲雖然說不是什么太聰明的女人,可是跟著自己干爹這些年,對于中國的情況那也是了解的,侯玉龍說的那個人有多大的權力,劉亦菲又豈能不知?別說是自己,就算是自己的干爹,那也是絕對惹不起那位的。

  「你……你認識那個人?」劉亦菲此時吞咽了一口唾沫之后,有些顫抖地問道。

  「哦……在電視和報紙上看到過,沒見過面……」侯玉龍說道。

  「那……那你怎么能見到他?」聽到侯玉龍這么說,劉亦菲自然是更加吃驚,不敢相信了。

  可是,侯玉龍卻是嘿嘿一笑,說道:「跟我走就是了,快吃吧,吃完了我們馬上就要去……」

  ……

  這一天下午,此時正在杭州的劉曉莉,這位神仙姐姐劉亦菲的媽媽,現在真是急的厲害啊!女兒從昨天失蹤到現在,都已經過了二十四小時了,可是依然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整個浙江的警察一體出動,搜遍橫店乃至全省,居然是一無所獲,這不禁讓劉曉莉感覺到驚怒交加。

  此時的劉曉莉心里面不禁感覺到非常的緊張,痛苦,一旦女兒出什么意外,自己該怎么辦啊?

  而自己的情夫,同時也是女兒的干爹和男人的陳金飛在昨天晚上就已經趕了過來,并且親自到公安局去詢問過警方,并且要求警方盡快找到劉亦菲的下落,可是卻是毫無作用。

  因此,劉曉莉在今早到了杭州之后,和省城的警方商談,卻也是一無所獲,這讓劉曉莉心中更也是無比絕望。

  就在下午的時候,忽然,劉曉莉接到了陳金飛的電話。

  「曉莉,有茜茜的下落了……」那一邊傳來了陳金飛的聲音。

  可以說陳金飛的話,立刻讓此時已經十分焦急的劉曉莉身軀大震動:「真的嗎?金飛,茜茜在哪里?她在哪里?!」和女兒血濃于水,劉曉莉當然對女兒的下落感到非常的關心,聽到陳金飛在電話里面說女兒有下落了,她當然是焦急地問道。

  陳金飛在那邊似乎是沉默了一下,說道:「這個我暫時不好說,但是曉莉,等會兒會有幾個人,他們是我的朋友,他們會帶你去上海,在那里,有人會告訴你茜茜的下落的……」

  「什……什么?上海?!」對陳金飛的話,劉曉莉一時之間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怎么也想不到,陳金飛居然沒直接告訴自己女兒的下落,反而是讓自己去什么上海,難道女兒跑到上海去了?

  因此劉曉莉現在趕忙在繼續詢問陳金飛,只不過陳金飛似乎顯得有些不耐煩了,而是直接讓她跟著那幫人去,只有這樣才可以盡快找到茜茜,然后就掛斷了電話。

  劉曉莉一時之間也搞不懂這里面的門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不過這個女人也不算是什么太聰明的貨色,跟著陳金飛被包養的她也習慣了聽從了陳金飛的安排,此時也不敢違抗,而同時為了知道自己的女兒的下落,所以現在也只能夠選擇跟那幫人走了,她同時也相信,陳金飛應該是不會害自己的。

  在掛斷了電話不過幾分鐘之后,「砰砰砰」的敲門聲就響了起來,此時劉曉莉是住在杭州的一家高級賓館內,而只有陳金飛和杭州的警察知道她住在這里,此時來敲門的,劉曉莉心想如果不是酒店的服務生,或者是警察和陳金飛的話,應該就是陳金飛說的那幫前來接她的人了,所以劉曉莉趕緊前去開門。

  果然,門打開了,外面站著兩個男人,自稱是要接劉曉莉去上海的,同時也對劉曉莉說了,陳金飛應該打過電話之類的話語,讓劉曉莉也相信,他們就是陳金飛說的人,此時為了自己的女兒,也同時不敢不聽陳金飛的話,所以劉曉莉自然是馬上跟著這幾個人一起離開了。

  酒店的樓下此時已經停靠著一輛高級的奔馳跑車,那兩個人恭敬地請劉曉莉上了車,然后啟動點火,行駛而去。

  車子從杭州出發,開了好幾個小時,到了天色大黑的時候,終于來到了上海。
  上海這樣的大都市,劉曉莉之前來過幾次,可是這一次卻跟之前的感覺截然不同,反而是一種很忐忑的感覺,畢竟她都現在都還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到底怎么樣了,一路上劉曉莉也曾經詢問過這兩個人,可是這二人都是守口如瓶,只說自己是奉命辦事,什么都不知道,也一個字都不肯跟劉曉莉透露,讓劉曉莉是絲毫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等到到了上海之后,這兩個人直接把劉曉莉帶到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告訴劉曉莉,天色已晚,今晚讓她先在酒店住一晚上,吃個晚飯,明天會再來接她。
  劉曉莉此時當然也沒有別的辦法,只有照做了。

  此時的酒店里面已經為劉曉莉安排好了一切,包括最好的房間,和豐盛的一份晚餐,不過此時的劉曉莉心里面疑惑重重,自然也是無心飲食,只是草草地吃了一點之后,便不用了……

  可以說這個晚上,劉曉莉沒有睡好,心里面很擔心自己的女兒,更不知道這次上海之行,到底會是什么樣的,她總覺得心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有什么事情,即將發生了一般……

  而同時,劉曉莉試圖給陳金飛打電話,卻發現自己怎么也打不通了,這更讓劉曉莉心里驚訝不已……

  ……

  「劉女士,我們走吧……」第二天早上八點多的時候,那兩個人又來了,讓劉曉莉上他們的車,跟他們走。

  此時的劉曉莉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也不再多問什么了,直接就上了他們的車,她現在知道,自己已經掉進了某種感漩渦之中,后退怕是不可能的,只能迎上去看看……

  那兩個人一路上也沒有跟劉曉莉在多說一句話,直接開著車,一路來到了上海的一個別墅區,這是上海繁華地帶的高級住房,在這里的別墅如今一套就要上千萬,這還是2004年,由此可見這里的房子到底是多么的貴。

  「到了,劉女士,你進去吧……」此時,車子直接開到了一套別墅門口,開車的人示意劉曉莉下車,并指了指面前的別墅那半敞開的大門,「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這里是……」劉曉莉不知道自己到了一個什么樣的地方,心里自然是非常疑惑,可是也沒有在詢問過這兩個人,因為她知道,這兩個人是什么都不會告訴她的。

  于是懷著十分疑惑的心情,劉曉莉下了車,到了別墅推開了門,慢慢走進了別墅當中。

  別墅很豪華,裝修的也很上檔次,只不過此時的劉曉莉也沒心情去管這套別墅的裝修如何,她疑惑地走到走到了客廳,立刻看到客廳里,一個女人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茜茜!」劉曉莉一下子就認出來了,坐在沙發上的那個女孩子,正是自己的女兒劉亦菲!而此時的劉亦菲,全身上下居然一條十分性感的低胸睡衣,黑色的,雪白的長腿完全暴露,而一抹酥胸半遮半掩,臉上不施脂粉,頭發散亂,看起來似乎是剛剛睡起來的。

  此時的天氣很明顯并不是特別的熱,上午穿成這樣自然有些冷,但是這屋子里面開著暖氣,所以并不覺得多難受,因此劉亦菲在看電視的時候,很明顯也沒什么不習慣的。

  「媽媽?!」劉亦菲本來正在看電視,忽然看到一個女人走進來,而那個女人居然還是自己的媽媽,這下她也傻了,一下子站起身來,立刻撲了過去。
  「媽媽……」此時的劉亦菲不禁熱淚盈眶,整個人兒一下子撲進了劉曉莉的懷里,哇哇大哭。

  劉曉莉此時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女兒哭成這樣,而且居然就穿著這樣的睡衣,心里更驚,說道:「茜茜,到底,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跟媽媽說啊,你這兩天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給媽媽打個電話啊?」

  「我……我……我沒辦法……啊……龍哥不讓我……不讓我給你打,說……
  說……打了就要我好看……嗚嗚嗚……媽媽,我好想你啊……啊……「說到這里的時候,劉亦菲哭的更是直接梨花一枝春帶雨,我見猶憐啊……

  「龍哥?誰是龍哥?」劉曉莉更是茫然不已,不知道女兒到底在說什么。
  「哈哈哈……伯母,茜茜說的龍哥,當然是我啊……」此時,忽然一個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劉曉莉一驚,抬起頭,卻看見此時,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

  這個男子面容俊秀,體態健美,身材高大,而且此時身上居然只穿著一條內褲,將充滿了優美的肌肉的身體展現在她們母女面前,劉曉莉這輩子還沒見過這么優美的男性身體,陳金飛和自己的前夫安少康都差的好遠,因此劉曉莉一見之下,不禁有一剎那的失神,同時臉上也是微微一紅。

  而劉亦菲在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立刻從自己母親的懷里離開,有些膽怯地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而這個人,自然就是侯玉龍了,昨天他和那位大人物見面之后,結果和他預料的一樣,那位大人物在知道他的厲害之后,表示愿意和他合作。

  然后,侯玉龍自然要開始玩弄劉曉莉了,昨天陳金飛的那個電話,就是在那位大人物地授意下,陳金飛不得不打給劉曉莉,讓她來上海的。

  「你……你是誰啊?」此時的劉曉莉一下就回味過來了,立刻把劉亦菲護在后面,說道,「你怎么不穿衣服?這像什么話啊?」要知道,劉曉莉雖然不是什么正經的女人,可是自己母女面前,面對這么一個大男人不穿衣服,實在是很那個啊……

  在劉曉莉在侯玉龍面前出現的時候,饒是侯玉龍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真正看到這個著名的神仙姐姐的媽媽的時候,還是讓他十分心動,這個女人和劉亦菲的長相有七八分相似,但是不論是身材還是氣質,都比劉亦菲這種二十歲的女孩子要成熟有韻味的多,此時她已經四十多歲了,可是保養得當,面容白凈,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而身段苗條修長,胸部豐滿,一股股熟女的誘惑,從這個女人身上傳來,是那樣的迷人。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不錯啊……很有味道,之前便宜陳金飛那個王八蛋了……」此時的侯玉龍心里這么想到,感覺到一股子不舒服,同時雞巴硬的厲害,真想恨不得就此就把這個女人給狠狠地奸一頓才是!

  「茜茜,過來,到龍哥身邊來……」侯玉龍卻沒有在這個時候回答劉亦菲,而是嘿嘿一笑,對著劉亦菲揮了揮手,說道。

  劉亦菲聽到侯玉龍喊她,愣了一下,接著猶豫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媽媽,卻還是順從地跑到了侯玉龍的身邊。

  「你干什么?茜茜,你快過來!」劉曉莉見到自己的女兒居然主動跑到了這個男人的身邊,這讓她大驚失色,而此時的侯玉龍一把摟著劉亦菲,大手伸進她的睡衣內,撫摸著她的奶子,劉亦菲「嗯」地呻吟了一聲,有些不好意思地縮著身子,卻又不敢做任何抵抗。

  「你這個混蛋,快放開我女兒!」此時的劉曉莉氣的渾身發抖,她不知道這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男人,居然敢這么輕薄自己的女兒,「你知道不知道茜茜的干爹是誰?你就不怕我立刻找人來收拾你嗎?!」

  「干爹?哈哈哈,你他媽說的是陳金飛嗎?」說到這里的時候,侯玉龍親了一下劉亦菲,笑道,「茜茜,你現在告訴你媽媽,陳金飛怎么樣了?」

  劉亦菲聽到了這里,眼中閃過一絲黯然,接著嗔道:「媽媽,干爹……陳金飛已經完蛋了……我……我現在是龍哥的女人了……你……你也做龍哥的女人吧……」說到這里,劉亦菲的臉羞的通紅,很明顯這番話讓她很是羞恥。

  「你說什么?!」劉曉莉完全不知所措,不明白自己的女兒到底在說什么。
  「嘿嘿嘿……不明白嗎?」此時的侯玉龍哈哈一笑,放開了劉亦菲,走到電視前,打開了DVD影碟機,然后從旁邊拿出了一張碟片,放進了影碟機當中。
  很快的,電視里面播出了畫面,而這個畫面,立刻讓劉曉莉驚呆了,原來,那竟然是陳金飛,正在被關在審訊室,被兩個看起來像是檢察院的檢察官在審問的畫面。

  「這……這……」劉曉莉完全驚呆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看到了吧?」侯玉龍微笑著走到了劉曉莉的身邊,笑道,「昨天晚上,陳金飛給你打電話之前,就已經被我的人給控制了,如今他已經在看守所那里了,媽的,他這次是徹底完蛋了,沒法翻身了……」

  劉亦菲看到電視里自己干爹絕望的樣子,心里其實也不好受,說實話,這幾年陳金飛對她還是很不錯的,如今身陷囹圄,劉亦菲不禁也有些兔死狐悲了。
  「不……不,我不相信……」劉曉莉此時還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事實,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趕緊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很快地就打通了一個電話,那是陳金飛的心腹秘書的電話。

  而很顯然,從那個心腹秘書那里,劉曉莉已經知道了,陳金飛確實已經被紀委和檢察院給控制了,這次怕是在劫難逃了。

  一時之間,劉曉莉不禁渾身發抖,難以置信,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靠山,以為是未來的依靠的陳金飛,居然就這樣完蛋了,這……這怎么會這樣啊?!
  「嘿嘿……怎么樣啊?劉阿姨,你看到了吧?」此時的侯玉龍淫笑著走到了劉曉莉身邊,一

  把將劉曉莉這個成熟美婦抱住,手掌按在她的挺翹的臀部上,搓揉之下笑道,「你的靠山陳金飛,已經被我給滅了,而我如果要把你滅了,也不過是輕而易舉而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劉曉莉此時絲毫沒有在乎侯玉龍的賊手在她的臀部私密部位亂摸,而是呆呆地看著侯玉龍,詢問這個事情,陳金飛有多厲害,劉曉莉那當然是很清楚的,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居然就這樣就把陳金飛給抓了,這讓劉曉莉簡直不敢相信。

  「我是這個世界上權力巨大的人,你只要知道這點就好了……」侯玉龍的左手還在捏揉著劉曉莉的屁股,右手卻伸到了劉曉莉的胸部上,隔著衣服撫摸這神仙姐姐的母親的胸部,邊摸邊說,「我知道你們母女當年為了功成名就,所以你和那個陳金飛搞在一起,后來他為了幫你出國鍍金,在1997年讓你和一個美國華人老頭律師假結婚,拿到美國綠卡,去了美國,三年后你成功地和女兒得到了美國的國籍,鍍金成功,接著你看看國內的發展潛力好,所以想依靠陳金飛的財力獲得更大的利益,所以帶著女兒回國,母女一起被陳金飛給包養了,如今他完了,如果你以后跟著我的話,我保證,陳金飛能給你的,我十倍的給你……」
  聽到這句話之后,劉曉莉明顯是愣了一下,接著忽然嫣然一笑,說道:「你就不嫌棄我老了嗎?連我這么個老女人你都看得上?!」

  這女人變臉之快,倒是出乎了侯玉龍的預料,但見眼前的女人笑語嫣然,美艷如花,而她的聲音更是柔媚入骨,令侯玉龍只覺周身一酥,他下意識地抱緊了此時的劉曉莉,笑道,「你可不老,你和茜茜站在一起,不像是母女,倒像是姐妹啊……」

  一旁的劉亦菲聽到這種話,不禁臉上大羞,她雖然已經和陳金飛做過不少次,而昨天來到這棟別墅以后,又和侯玉龍做了好幾次,可是臉皮子還是比較薄,此時聽到這些話,心里很是害臊。

  只不過,相比有些羞澀的劉亦菲,四十多歲的成熟美婦劉曉莉,在這方面很明顯是厲害多了,她此時已經知道陳金飛完蛋了,而眼前這個男人,既然有能力隨便就滅掉了陳金飛,那定然是個很厲害的人物,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劉曉莉是個純粹的勢力眼的女人,此時當然知道該怎么做。

  反正自己母女之前已經陪過陳金飛那個老東西了,也不是啥干凈的貨色,眼前這個男人,如此年輕,又高大健壯,最能讓劉曉莉這樣的成熟美女動心,外加他又有龐大的權力,劉曉莉又怎么會拒絕他?

  「真的……你能給我們母女,超過陳金飛十倍的待遇嗎?」劉曉莉輕輕笑著,纖纖手指已經輕輕伸到了侯玉龍那支起的內褲帳篷上,隔著內褲觸碰到那堅硬的陽物,劉曉莉身子一抖,將玉手插入到了侯玉龍的內褲里,立刻握住了一根又大又粗又硬的火熱陽物。

  「好大……比陳金飛……大……大的多……」劉曉莉的玉手握著那根巨大的陽物,這熟女的春心立刻難以想象的燥動起來,豐盈的臀部忍不住輕輕擺動,要知道,她今年四十多歲,正是如狼似虎的饑渴年紀,可是陳金飛的性能力雖然說不錯,可是還不足以滿足她,而劉曉莉因為要依靠陳金飛的勢力,所以也不敢隨便出去找男人,久而久之,欲求不滿就讓劉曉莉很不舒服。

  而此時,近距離的接觸到這樣一個雄健強壯的男人,侯玉龍的強壯,年輕,充滿爆發力的身體,以及那根如雄獅一般的巨物,立刻就讓劉曉莉的熟女春心一陣蕩漾。

  「當然,你要什么我都給你……」感到自己的陽物被這個女人抓住,隨著她手指輕輕地套弄,一股股極度暢快的刺激,在自己的下身延綿開來,此時嗅到這個四十多歲的騷貨身上的味道,侯玉龍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

  劉曉莉聽到了侯玉龍的這句保證,輕輕一笑,一只手套弄著侯玉龍的陽物,另一只手輕輕撫摸著侯玉龍健美的胸膛,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兒,說道:「你們兩個的事情,我雖然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可是你們已經做過了,是吧?」
  聽到這里,劉亦菲有些不好意思,別過頭不敢看自己的母親,而侯玉龍卻是淫笑著抱著劉曉莉,將她的身子撲到了鋪著高級地毯的地上,笑道:「是啊,我們已經做過好多次了,嘿嘿,曉莉阿姨,今天我也要干你了……」

  「嗯……你這個壞蛋……居然連我這樣的老女人都不放過……」臉上現出陣陣迷醉之色的劉曉莉,嫵媚一笑,侯玉龍淫笑著就低下頭,這對狗男女就這樣纏在一起親嘴。

  侯玉龍強壯的身體壓在劉曉莉誘人的熟婦肉體上,雙手狂熱地捏玩兒著劉曉莉的肉體,尤其是那迷人的豐滿胸部,侯玉龍更是絕不放過,口唇更是劇烈地吮弄著劉曉莉的小嘴兒,舌尖激動地深入其中,盡情舔舐。

  劉曉莉已經是此道老手,和男人接吻的技術那自然是嫻熟無比,而此時面臨著這個年輕強壯的男人,更能激發這個成熟美婦的情欲,她激情地抱著侯玉龍赤裸的身子,香舌熱情地迎合著侯玉龍,兩個人激動地擺動著頭顱,熱吻激情,纏綿不已。

  一旁的劉亦菲看到自己的媽媽和侯玉龍抱在一起親嘴,雖然心里面有些害羞,可是這種場景以前和陳金飛在一起的時候也是有過的,劉亦菲也就覺得沒什么大不了的了,此時更知道一會兒要像以前伺候自己干爹一樣,自己母女二人一起服侍侯玉龍,所以劉亦菲這個小淫婊,此時也就順從地解開了自己的睡衣,脫下來之后,露出了誘人無比的青春玉體。

  「哎呀,茜茜已經脫光了,真是個小淫婦……」此時的侯玉龍抬起頭來,淫笑著從地上爬起來,看到一旁的劉亦菲已經脫光了,嘿嘿一笑,起身直接就把內褲給脫了,露出一根粗大無比的陽物,此時翹的老高,就如同一根大鐵棒一樣。
  「真大……」劉曉莉剛才套弄侯玉龍的肉棒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這根巨物不同凡響,而現在侯玉龍脫光了以后,更是讓劉曉莉看得膛目結舌,實難相信,一個男人雞巴居然能這么大。

  要知道,就算是洋人或者美國的黑人,雞巴勃起來能有十八厘米就頂天了,而且一般都是那種長而不粗,并且不是特別堅硬的。

  可是侯玉龍這根雞巴,不但看起來足以達到二十一二厘米長,并且直徑怕也達到了五厘米左右,而且一看之下,就知道是堅硬如鐵,再配合上侯玉龍雄健強壯,不亞于那些頂級男模的身材,以及青春俊秀,剛毅完美的臉,劉曉莉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完美的男人,一時之間也是饑渴難忍。

  「哈哈哈……怎么樣?我的雞巴大吧?」此時,侯玉龍走到劉亦菲身邊,將她的迷人肉體一把抱住,大手一把按在了劉亦菲的椒乳上,輕輕撫摸,而劉亦菲則是羞紅著臉,主動地伸手套弄侯玉龍那根大雞巴,昨晚她已經被這根大雞巴在這間別墅里操過老一會兒了,所以也就不怎么羞恥了。

  劉曉莉對于和女兒一起服侍同一個男人已經不覺得羞恥了,于是嫣然一笑,站起身來,說道:

  「你這家伙,真是個壞蛋……」說到這里,劉曉莉輕輕伸手,熟練地解開了自己的衣扣,優雅地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

  劉曉莉這個女人雖然在床上是一個騷貨,可是在外人面前還是要表現的端莊一點,所以她的衣服一般都是不露肌膚的上衣以及長褲,此時渾身赤裸的侯玉龍和劉亦菲摟抱在一起,侯玉龍一面不住在劉亦菲身上捏弄撫摸,同時饒有興致地看著劉曉莉脫衣服。

  劉曉莉緩慢地將自己的衣服褲子都脫了個精光,豐滿誘人的美婦胴體就這樣徹底暴露在了空氣當中,侯玉龍看著這樣迷人的肉體,一時之間不禁口干舌燥,欲火大盛。

  這個女人的確是一個十分誘人的尤物,四十多歲的她,渾身皮膚還是很滑膩柔嫩,就如同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一樣,雖然在肚子上有一些刀痕和褶皺,顯示著當年生育劉亦菲時候的剖腹產痕跡,可是卻更增加了這個女人風韻的味道。
  她的大腿是肉多豐滿,并且因為劉曉莉是學舞蹈的,所以玉腿修長,而且看起來就是那種韌性十足的感覺,此時劉曉莉脫掉了衣服褲子,周身還只剩下了紫色的三點式,乳罩裹著一對豐滿的乳房,高高凸起,被胸罩遮蓋住的大部分的豐滿奶子,一道迷人的深溝顯露出來,令侯玉龍可以說是越看越是喜歡。

  「嘿嘿,紫色的內衣,還真是適合你啊,曉莉阿姨……」侯玉龍說到這里,捏了兩下劉亦菲的乳房,笑道,「茜茜,你的奶子可不如你媽媽的大啊……」
  聽到這里的時候,劉亦菲其實心里有點不舒服,她的胸部沒有母親大,這點其實也有些讓劉亦菲耿耿于懷,不過她卻不敢說。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男人,就喜歡作賤我們女人……」劉曉莉輕笑一聲,順手將乳罩的扣子解開,在把內褲給脫了,登時,屋子里的三個人終于都已經坦誠相見了。

  「你想在這里就做嗎?」劉曉莉此時輕輕轉了個圈,讓侯玉龍可以徹底欣賞到自己前身的豐滿奶子和烏黑陰毛的騷屄,以及后面的雪白玉背,以及圓鼓鼓的雪白大屁股,接著她又這么說道。

  侯玉龍明白劉曉莉的意思,哈哈一笑,伸手在劉亦菲雪白的屁股上輕輕拍打了一下,笑道:「那好,我們上樓,去臥室里面做……」

  劉曉莉嫣然一笑,走到了侯玉龍的身邊,侯玉龍淫笑著左摟右抱,三人一同上樓。

  來到臥室當中,關上了門,赤身裸體的劉曉莉坐到了穿上,輕笑道:「有套嗎?」

  「我做愛可不用那種東西……」侯玉龍此時將劉亦菲也推倒在床上,自己跟著躺上去,一把抱著劉曉莉,在她飽滿的大乳房上開始用力搓揉,尤其是這個女人那已經轉為咖啡色的奶頭,侯玉龍邊摸邊低頭舔著,同時說道,「這兩天和你女兒做愛,可都是無套內射,你放心,我沒病的,要是懷孕了,生下來我養……」
  「啊……啊……你這個壞蛋……啊……要是茜茜和我大了肚子,要你負責…
  …「劉曉莉的乳房被舔著,而且還是侯玉龍用了特殊的調情手法,立刻就讓劉曉莉的欲火被點燃,她身子酥軟下來,也不在要求侯玉龍戴套了。

  「放心,我會負責的……」侯玉龍說到這里,壓在了劉曉莉這個成熟美女的肉體上,壓著身子在她豐滿的胸部上就開始大風流手段,他左手把玩兒著一顆乳房,將這成熟美婦的玉兔在手中變換著形狀,同時舔著另一顆奶子,右手則是一把伸到了劉曉麗的下身,在她的陰毛上摸了幾下后,直接就把手指按在她的陰蒂上撫弄起來。

  「啊啊……啊……好舒服……哎呀……你怎么……啊……你……好會摸……
  哎呀……我好舒服……啊……癢死了……啊啊……啊……「

  侯玉龍強大的挑逗技能,在幾下的親摸下,就已經讓此時的劉曉莉的性欲一下子就徹底燃起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肉體感覺到強壯的男人的玩弄,一股股難以想象的刺激,通過劉曉莉敏感的肉穴,噴涌出一股股熱流,令劉曉莉無法控制地呻吟出來。

  劉亦菲看到媽媽被侯玉龍親摸挑逗,不到片刻就已經呻吟浪叫,心里其實也很理解:「龍哥真是一個強大的男人,我昨天在這里被他干都是好舒服……啊…
  …我又濕了……哎呀……啊……怎么會……「

  劉亦菲自從前天晚上和侯玉龍在那座山上打完了野戰之后,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異常的奇怪,只要和侯玉龍在一起,穿著衣服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地身子躁動,而脫光了之后,很快自己就會不由自主地春心大動,其實劉亦菲因為和自己干爹睡了好幾年,也不是那種特別饑渴,欲求不滿的深閨怨婦,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是對侯玉龍有那種奇特的欲望。

  而此時的劉亦菲也是看著自己的母親和侯玉龍親熱,自身的性欲也已經被挑起來了,于是她猶豫了一兩秒鐘,也是主動湊過身子,在侯玉龍的后背上輕輕舔起來。

  「哈哈哈……母女一起伺候,真爽啊……」侯玉龍看到劉亦菲也在伺候他,心里大樂,當下一把平躺在床上,笑道,「媽的,我累了,你們來服侍我一下…
  …「

  劉曉莉和劉亦菲都是很明白侯玉龍的意思,此時已經臉上滾燙,肌膚發熱的成熟美婦,喘了兩口氣,嫣然一笑,說道:「茜茜,來,我們一起……」

  說著,劉曉莉翹著屁股,輕輕將身子趴在了侯玉龍的下身,抓著那根粗硬的肉棒,套弄了兩下,說道:「真大……你這男人到底是怎么長的,這么大一根雞巴……」然后,劉曉莉輕輕張開了自己的玉嘴兒,直接將這根大肉棒,含在了口中,輕柔而熟練地開始吮吸起來。

  劉亦菲跟著自己的母親陪了陳金飛好幾年了,對這母女同堂的門門道道也已經是十分熟練,她此時翹著白臀兒趴在了侯玉龍的胸膛,輕輕張開了小嘴兒,伸出舌頭,對著侯玉龍的胸膛和乳頭舔起來。

  被這對騷母女這樣的服侍,侯玉龍激動難忍,媽的,恐怕就是做神仙也不帶這么刺激的吧?讓神仙姐姐、小龍女、趙靈兒,連同她的母親一起這么伺候自己,這簡直是太淫蕩了,太刺激了。

  「茜茜,你媽媽的口交技術,可遠遠在你之上啊……」此時的侯玉龍淫笑著輕輕用手摸著劉亦菲白嫩的脊背笑道,身下的那個成熟美婦,此時嫻熟狂熱,卻又優雅溫婉地為自己吹簫,她的口技真可以說是出神入化,絕非劉亦菲這個二十歲不到的小豆芽菜可以比,尤其是劉曉莉應對自己拿二十二厘米長的大雞巴,卻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出深喉運動,那種熟練淫蕩的技巧,絕對不是劉亦菲可以比的。
  「我……我就是不如媽媽……你也別說了吧……」聽到侯玉龍這么說,劉亦菲其實心里頗為不好受,她在床上的表現其實一直都不好,對男人也只能夠被動承歡,不怎么懂得迎合,因此她雖然長的很漂亮,可是卻不算什么房中高手。
  之前和侯玉龍做愛,侯玉龍也感覺出來了,只是他心里是真心喜歡劉亦菲這個女人的,也就不在意。

  只不過,現在被侯玉龍這么說出來的話,這個小美女,心里當然是有些不開心的。

  侯玉龍看到劉亦菲有些不高興,淫笑著用手摸了一下她的腦袋,笑道:「啊……可是我更喜歡我的茜茜啊……啊……你這么年輕漂亮,我愛死你了啊,別傷心,一會兒哥哥會獎勵你的……來,和哥哥親個嘴……」

  「嗯……好的……啊……哥哥真好……」聽到侯玉龍這么說,劉亦菲心里也開心了,輕輕送上香唇,和侯玉龍親了一下。

  「你可真厲害啊……被我吸了這么久都沒泄出來……」劉曉莉為侯玉龍吮吸了良久之后,吐出了肉棒笑道,同時她潔白的下身,渾圓的臀部不住扭擺,給侯玉龍口交的時候,劉曉莉的性欲竟然感覺到在口吮著那根大雞巴的時候也自然膨脹,她現在好想要啊……

  「怎么?陳金飛被你口交幾下就會射?」侯玉龍笑道。

  此時的劉曉莉挺著大白屁股,呼呼喘息著騎跨在了侯玉龍的身上,嗔道:「啊……別再提陳金飛了……啊……那個男人是個廢物,根本滿足不了我……啊……我不行了……啊……我要進來了……啊……我要……我要……」邊說劉曉莉一邊將下身頂湊到侯玉龍那勃起的大雞巴上,伸手抓著肉棒,焦急地將那大龜頭按在自己已經濕漉漉的肉穴上,雪白的大屁股一往下坐,堅硬巨大的肉棒輕而易舉就捅入了劉曉莉騷屄中。

  「啊!好大……啊……插進去了……啊啊……好棒啊……啊……」巨大的肉棒整個兒填滿了劉曉莉的陰戶,一股以前從來沒在任何男人身上品嘗到的歡愉,此時劇烈地蔓延在劉曉莉的潔白肉體上,侯玉龍的陽物和她的陰道肉壁親密結合,那肉棒上似乎傳來一陣陣劇烈的電流,帶來的強大刺激,似乎讓劉曉莉的靈魂都震撼了。

  劉曉莉此時施展出來這招觀音坐蓮,配合上她八分相似劉亦菲,卻又更加成熟迷人的美貌,還有豐滿火辣的身材,潔白的大屁股抖動坐蓮,晃動在侯玉龍的眼前,真是太也刺激。

  此時的劉曉莉一讓那大雞巴插入自己的身體里,立刻開始熱情地上下扭動,在侯玉龍的身上品嘗著那男性的雄偉,而這樣被動享受,侯玉龍也樂得逍遙,他一只手按著劉曉莉的乳房,一只手扶著她扭擺的大屁股,只覺劉曉莉的肉穴居然是出奇的緊湊,竟然比之她的女兒劉亦菲也不逞多讓,夾的自己的雞巴無比舒服,真爽。

  「媽啊……曉莉阿姨……啊……你說……你的小穴怎么……怎么這么緊啊…
  …啊……我好舒服,你那里是不是名器啊……啊……好刺激……「侯玉龍狂熱地捏玩兒劉曉莉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下身同時也激動地擺動,配合她的沖刺,哈哈笑道。

  「啊啊……人家那下面……了……可不是一般男人可以玩兒的……啊啊……
  啊……你好厲害……啊啊……我第一次……啊……第一次這么舒服……啊……好棒啊……「劉曉莉激動地抖動著屁股,令那根肉棒肆無忌憚地可以深深進入自己的肉穴深處,而這根肉棒似乎是越戰越勇,令劉曉莉第一次嘗到了真正的極樂歡快。

  要知道,劉曉莉以前的幾個男人,丈夫安少康,還有陳金飛,他們每次和劉曉莉做愛都是最多十分鐘就射了,而且基本上能堅持十分鐘已經很不容易了,這主要是因為劉曉麗的小穴結構屬于名器級別,外加生產劉亦菲的時候是剖腹產,所以小穴到了四十多歲依然緊湊無比,一般男人哪里經受得住這個啊?

  只是此時遇到了侯玉龍這樣的強者,劉曉莉的名器無法讓侯玉龍繳械,反而讓他越戰越勇,而又粗又大的肉棒伴隨著持久度的強大,在劉曉莉觀音坐蓮中,直帶給劉曉莉一陣又一陣的欲仙欲死,在劇烈的快感下,扭動著大白屁股的劉曉莉自然越發狂熱淫亂。

  劉亦菲此時看到自己的母親這招觀音坐蓮,披頭散發,猶如蕩婦一般在侯玉龍身上馳騁,叫的那么放蕩,她心里也是暗暗鄙視,心想:「媽媽以前跟干爹做愛的時候,也沒叫的這么淫蕩……真是……媽媽比我還賤啊……」說真的,劉亦菲的處女身是陳金飛的,這幾年除了陳金飛就沒和別的男人親熱過,侯玉龍還是她第一個真正親密接觸的年輕男人,和他相處的兩天,劉亦菲又被侯玉龍的大雞巴干的欲仙欲死,品嘗到了陳金飛從沒給過她的極樂快感,因此在劉亦菲心里,其實對侯玉龍也有了一些奇特的好感,現在看到自己媽媽和他激情做愛,心里難免有些不舒服……

  「啊啊……啊……不行了……啊……沒力氣啊……啊啊……茜茜……你來…
  …啊……媽媽要休息一下……啊……你這個壞蛋……跟頭牛一樣……「
  在一陣陣的劇烈運動中,劉曉莉已經被侯玉龍的大雞巴干的渾身香汗淋漓,小穴的高潮也在幾分鐘前在她觀音坐蓮中劇烈地達到了高潮,可是侯玉龍居然還是沒有射精,這讓劉曉莉驚訝的同時,自己的體力也已經幾乎耗盡了,沒法在干了。

  「哈哈哈……正好,茜茜,我們還沒試過觀音坐蓮,來,騎到龍哥身上來,我要讓你給我坐蓮!」在劉曉莉一陣觀音坐蓮高潮以后,侯玉龍舒爽之下,卻也沒有射精的感覺,畢竟他的體質跟人已經不一樣了,而劉曉莉卻已經沒有力氣了,侯玉龍自然也期望劉亦菲和自己觀音坐蓮了。

  劉亦菲順從地在母親離開了侯玉龍的身體之后,主動地挺著雪白的屁股,一下子騎在了侯玉龍的身上,嗔道:「啊……啊……龍哥……我要……我來了……
  啊……啊……「

  看了半天的活春宮,此時的劉亦菲也已經是欲火難耐,小穴瘙癢的厲害,她以前跟陳金飛做愛,也試過著這種觀音坐蓮,現在也不覺得陌生,潔白的屁股挺在了侯玉龍的身上,用手巨物湊到了自己的小穴上,上面已經濕的厲害,侯玉龍淫笑著伸手把玩兒著劉亦菲的乳房,而劉亦菲則是調整好了姿勢,便用力地將自己的屁股坐了下去。

  「啊啊……啊……好棒……啊……好大……啊……干死我了……啊……龍哥……我好舒服……啊啊……」當那昨晚上干了自己好久的大雞巴,再一次地在劉亦菲這招觀音坐蓮地姿勢下,進入到了劉亦菲的身體之后,那種熟悉而無比強烈的快感,立刻令這個神仙姐姐無比放蕩起來。

  說到底,劉亦菲此時也已經二十歲了,生理上是非常的成熟的,以前和陳金飛做愛,感覺不是特別強烈,那倒也就罷了,可是現在遇上了侯玉龍這樣的一個強大的男人,他又帶有那種特殊的吸引女性的力量,和他做愛劉亦菲是欲仙欲死,所以在侯玉龍的玩弄下,劉亦菲這個未來著名的揚州瘦馬小淫婊的那種浪蕩的本性就開始被激發出來了。

  「啊啊……茜茜……啊……你的小穴我好喜歡……你的屁股也有點意思……
  爽啊……「侯玉龍看著這個渾身像是白羊一樣的美女,那張在神雕俠侶和仙劍奇俠傳里面圣潔無比,絕美傾城的臉蛋兒此時滿臉暈紅,在她淫蕩地扭擺著自己的肉體,晃動著雪白的屁股,上下抖動著坐蓮的時候,發出一陣陣醉人無比的呻吟,那樣的享受完美的青春女子的快感,外加享受女名人的刺激,更讓侯玉龍欣喜若狂。

  劉亦菲的奶子屁股其實都比不上自己的母親劉曉莉,只是貴在年輕,皮膚更為滑膩柔嫩,此時的她激情地享受著觀音坐蓮的被大雞巴操的快感,而一旁的劉亦菲的母親劉曉莉,則是輕笑著用自己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摩擦著侯玉龍的身子,又不時地親吻他的身體,更讓侯玉龍十分歡喜。

  劉亦菲這樣觀音坐蓮了一陣,她已經香汗淋漓,而此時的侯玉龍忽然身子一抖,輕輕一推,一翻身就把劉亦菲給壓在了身下。

  「啊啊……龍哥哥……你……你要干我了嗎……」此時享受著激情快感的劉亦菲,忽然一瞬間由被動變為了主動,一時之間還沒適應,可是侯玉龍健壯的身體已經壓在了劉亦菲雪白的肉身上,侯玉龍一手抓著劉亦菲的乳房,一邊搓揉一邊狠狠地蠕動著屁股,叫道:「哈哈哈……剛才被你們女人坐蓮,我不大自由,現在干死你……啊……好爽……啊……」

  「啊啊啊……啊啊……哥哥……輕點……啊……頂到里面了……啊……啊啊……」此時被侯玉龍壓著,侯玉龍這次以極快地速度瘋狂地肏著劉亦菲,好像要把這個美女給干死一樣,那樣的力量是之前劉亦菲還沒在他身上品嘗過的,這下更是讓劉亦菲欲仙欲死,但也感覺有些難以承受,因此此時有些苦悶地張開著大腿,勉力承受。

  侯玉龍此時壓著劉亦菲的肉乎乎的玉體,捏揉她的乳房干她,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里面,那種可以成功吸引女人,并且在挑逗她們的時候,通過自己的口吻撫摸,能夠自然刺激女人神經的那種力量,此時逐漸凝聚成了一個圓圓的物體,就在自己的丹田內,而侯玉龍也感覺到了,這種物質應該就是類似于黃易小說里面的,那種韓柏的魔種,可以對女人有BUG一般的吸引力了。

  而更神奇的則是,這種魔種,可以對任何世界的任何女性都有這種效果,不管是什么人,有多大力量的,只要是女人,就可以有作用,這讓侯玉龍心里大喜過望,心想:「媽的,有這樣的一個外掛,老子未來什么女人得不到?!」
  而隨著魔種之力越發的擴大,劉亦菲的肉體享受到的快感,也就更大,她從來也想不到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這么快樂的事情,自己似乎已經不是一個人了,而是飄飄欲仙,無憂無慮的仙子。

  「啊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媽啊……啊……好哥哥…龍哥哥……啊……你弄死我了……啊……好棒啊……哎呀……啊啊……啊……」
  神仙姐姐發出著美妙的叫床上,而侯玉龍也已經在連番性愛中,這一下似乎要達到了一個頂峰了,他用力抓捏著劉亦菲的乳房,叫道:「啊啊……啊……茜茜,我要射……射了,我可以射在里面嗎?啊啊……啊……」他的喘息呻吟在于魔種帶來的性愛刺激是雙向的,劉亦菲在極度興奮的同時,侯玉龍也幾乎是魂飛天外,而且這種快感是世界上任何東西也不能給予的刺激,就連吸食高級海洛因也是如此。

  所謂吸毒,其實就是令人腦中的多巴胺成分大量分泌,而一般來說,一個人一生中所得到的權力、財富、美色等等帶來的多巴胺的刺激,連一次吸取海洛因的多巴胺的分泌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說吸食海洛因的快感,可以說是性高潮的一百倍,絕非夸張。

  可是經過此時侯玉龍體內的魔種之力,那是已經結合了天道一樣的產物,他在侯玉龍體內,其實類似一種雙修之力,可以同時令侯玉龍,以及和他做愛的女人,都得到巨大的極樂,而同時又能通過吸收天道之力,令肉體生生不息,永不覆滅。

  而魔種之力對于人體的多巴胺的分泌更是超過了十倍的海洛因,可以說已經突破了人體所能經受的快感的極樂,若是不出意外,一般人只要享受了一次這樣的快樂,就會在極樂中崩潰死去,可是魔種擁有天道之力的加成,依靠天道之力護人肉身,可以說不但不會讓人死去,而且還會令人身體越來越好,青春越來越旺盛。

  另外,被魔種入侵得到快感的人,自然再也無法從其他的毒品和男人身上得到這樣的快感,她們會迷戀這種快感,并且忠于給予她們這種快感的人,就如同那些忠于毒品一樣的人一樣,也就是侯玉龍,而同時,這些女人只要是和同樣擁有侯玉龍魔種入侵過的女人在一起百合親熱,就算不和侯玉龍做愛,但也可以得到相當于和侯玉龍做愛一半的快感,雖然不能和真侯玉龍比,可也能很快活了。
  之前跟侯玉龍做愛,侯玉龍的魔種還沒有凝聚而成,因此劉亦菲雖然快樂,可是卻也沒現在這么難以想象的無比刺激,侯玉龍和劉亦菲都是陷入到癲狂之中,劉亦菲被干的爽快地不住分泌體液,侯玉龍也越動越快。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好哥哥……啊啊……我死了……
  啊啊……「

  「茜茜……我……我射了……啊……啊啊……」終于在二人肉體的一陣痙攣中,侯玉龍的肉棒噴出了一大把滾燙的精液,在侯玉龍一陣抽送中,射的劉亦菲身子顫抖,高潮連連。

  「啊……啊啊……我也想要……啊……讓我舒服一下……啊啊……啊……」
  劉曉莉剛剛在侯玉龍和她觀音坐蓮的時候就高潮了一次,可是剛剛不知道為什么,侯玉龍專心致志地和劉亦菲做愛,并沒有碰到她,可是劉曉莉卻感覺自己的性欲忽然一下子仿佛爆炸了一樣,十分想要被男人干,準確地說是被眼前的男人干,心頭難受至極,現在看到侯玉龍已經干完了劉亦菲,劉曉莉這個騷貨又一下子忍不住了。

  要知道,侯玉龍此時和劉曉莉劉亦菲母女都沒穿衣服,侯玉龍體內的魔種之氣散發,足以讓劉曉莉的性欲饑渴難耐,就如同那些吸毒的人毒癮發作一樣,心里難受。

  侯玉龍此時魔種已成,只覺周身的精力仿佛用之不盡一般,從劉亦菲的小穴里拔出了肉棒,那根巨物不但沒有衰退,反而更是堅硬似鐵,他立刻撲在劉曉莉的身上,叫道:「媽的,你個騷貨,把大腿張開,我要操你個騷屄……」

  劉曉莉順從地張開自己的大腿,露出中間已經在流出淫水的小穴,嗔道:「啊……快進來……啊啊……操我……啊……我要……」

  侯玉龍淫笑著說道:「媽的,跟個妓女一樣……」邊說侯玉龍邊屁股一頂,巨物就從上到下刺入到劉曉莉的身體里。

  「啊啊……不行……啊啊……我的心……啊啊……我的心要爆裂了……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當侯玉龍的肉棒插入到了劉曉莉的小穴以后,那種從未有過的,幾乎從前的劉曉莉從未想過,更是幾乎已經不是人類可以享受到的無比強大的刺激,讓劉曉莉的身體仿佛要在一瞬間血液爆裂一般,她的心臟幾乎要承受不住而碎裂。

  可是侯玉龍進入到劉曉莉的體內之后,一陣劇烈地抽送,一邊干侯玉龍一邊狂熱地親吻劉曉麗的身體,摸她的大奶子,捏揉她的屁股,劉曉莉仿佛只覺自己隨時都處在從未有過的高潮中,隨時可能被這種快感刺激的身體爆裂,就此消亡,可是又無論如何不會滅亡,而那樣的舒服,快樂,劉曉莉簡直是要被搞的瘋狂了,可以說很快劉曉莉就是歇斯底里,叫喊瘋狂。

  「啊啊……啊……媽媽……我在做夢……啊……我是神仙了……啊啊……哎呀……好大……哥哥……我要你……」劉亦菲和劉曉莉在這種快感下,這對母女就跟吸了高級毒品,甚至更厲害,整個人的腦子都蒙了,劉曉莉淫蕩地在侯玉龍身下婉轉承歡,而劉亦菲則已經全無所謂的矜持,而是像是最饑渴淫蕩的賤貨一樣,狂熱地將自己的雪白身子頂在了侯玉龍的后背,用自己的乳房肌膚摩擦著侯玉龍的身體,她此時只覺只要貼近侯玉龍的身體,就算是不和他做愛也是那樣的爽快,她激動地抱著侯玉龍的身體,乳房激動地摩擦他的后背,同時雪白的玉女屁股也在不住地晃擺……

  整個屋子里的激情大戰是那樣的厲害,侯玉龍、劉曉莉和劉亦菲都已經沉迷在了極樂的歡愉中,這種場景怎么描述呢,就如同那些吸了大量毒品的人,似乎神智都不清晰,只像是野獸一樣的淫亂交配,無所不能。

  只不過,侯玉龍本身是魔種的主人,他逐漸能控制體內的魔種之后,神智也恢復清晰,看著自己似乎已經完全控制了這兩個女人,可以隨意御女生死,這種感覺簡直是讓侯玉龍又驚又喜,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強大的力量。
  而至于劉亦菲母女,則已經在無邊的歡愉中,暫時失去了所謂的人性,只知道在侯玉龍的淫肏下,如野獸一般,享受著最原始的獸性淫欲,各種不堪的表現,也是層出不窮……

  無盡的歡樂之后,劉亦菲和劉曉莉這對騷母女也不知道陪著侯玉龍纏綿幾度,最終在極樂巔峰中,三個人一起在別墅的床上東倒西歪地睡了過去……

  這一場激情大戰,讓劉亦菲母女都是無比地滿足,也無比的疲累,到了第二天上午才恢復了體力,而當然的,這對母女花是不可能離開侯玉龍的。

  不說侯玉龍能夠給予她們的榮華富貴,就說是那昨天難以想象,如今都還是回味無窮的激情大戰,就足以讓這對母女花根本不舍得離開侯玉龍了,可以說昨晚的歡樂,已經徹底讓這對母女惦記上了那種絕妙的刺激,此后怕是其他男子,再也難以入她們法眼了。

  侯玉龍在第二天更是直接大手筆,開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送給了劉曉莉母女,如今他成功和大人物搭上了線,手上已經有了很多的流動資金,這錢當然是可以很輕松地就出手了。

  而劉曉莉母女一下子就拿到這么多錢,心里當然是非常開心的,要知道自己母女跟著陳金飛,也沒有在第一次肉體歡愉之后就拿到這么多錢,而侯玉龍出手如此的大方,也不禁讓劉亦菲母女歡喜不已!

  而同時,劉亦菲母女也要趕回橫店,繼續將仙劍奇俠傳給拍攝完了,畢竟這部戲還是很重要的,不說別的,馮楚洋就很希望這部戲可以拍完,自己也好欣賞欣賞劉亦菲那迷人的趙靈兒啊,嘿嘿嘿……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編輯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