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獵艷生涯】(11)作者:zmkmba   人妻小說 
字數:59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十一章

  凌晨五點,我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的出門去衛生間,努力的尿了一泡。
  為什么要努力呢?想必被尿憋醒過的男同胞們都會深有感觸。尿完之后,雞巴仍然處于半硬的狀態,我也清醒了一些,就在客廳接了一杯水喝掉之后,搖搖晃晃的回自己的臥室。

  我和孟姐睡的臥室和白松兩口子的臥室是對門的,走到門口的時候,我順便往白松屋里瞟了一眼,那一眼就立刻讓我走不動路了。

  從半掩的門縫里,我看見白松兩口子都是赤條條的躺在床上,白露僅僅在上半身搭著一條毛巾被,側身背對著門口躺著,那腰臀誘人的曲線在透過窗簾的微微晨光下,籠罩著一層迷蒙的白膩光澤。

  再往下看,挺翹的雪臀下邊是兩條交叉在一起的圓潤修長的美腿,再加上纖細的足踝,白膩秀氣的小腳,緊緊只是一個下半身的背影,就讓我半硬的雞巴迅速的昂揚起來。

  畢竟,我在晚上操孟姐的時候沒有射精,休息一晚之后性欲更加旺盛也是理所應當,我想了想,確實挺想露姐那一身白肉和那個嬌嫩的小肉屄的,就悄悄推門進去,現在蹲在床邊近距離欣賞一番那個滑膩圓潤的雪白翹臀,然后湊近她的臀縫,輕輕的聞了聞。

  嗯,只有一個淡淡的沐浴露香氣,想必兩人昨晚弄過之后是洗過澡的,我放下心,伸出舌尖緩緩在的她屁股上輕舔起來。

  沒舔幾下,露姐就驚醒了,猛的支起上身回頭一看,見是我在舔她,就在嗓子眼里慵懶的嬌哼了一聲,然后照原樣躺下繼續假寐,只是,她那兩條粉白的美腿微微錯開了一些,讓自己的臀縫打開一個縫隙,露出一絲嬌艷的嫩紅來。
  我得寸進尺,干脆輕輕掰開她的臀縫,從后邊探著舌尖撩撥她屁眼與屄洞中間那一小塊嫩肉,任憑她的屁股再怎么迎合的扭動,也不肯更換位置,去撩撥她的屁眼以及小騷屄。

  直到我的舌尖嘗到一絲從她屄洞里滲出來的微酸粘液,她才終于忍耐不住了,猛的翻身起來,把我一扯,拉倒在床上,然后一手扶住我的雞巴,掰開自己的屄縫就坐了上去。

  從白露一開始坐在我身上套動,白松就醒了,只是他也不說話,就是睜著眼睛笑瞇瞇的看著在我身上瘋狂套坐的妻子,直到白露一口氣套了幾百下,嬌喘吁吁的趴在我身上稍事休息之時,他才一把把白露從我身上抱下來,擺好姿勢,壓在自己身下操了上去。

  經過一番運動,白露的身體以及精神都是完全的清醒過來了,像只小貓一樣扎在白松的懷里呢喃起來。

  「哥哥~ 喔……好討厭啦,弟弟他趁人家睡覺,偷偷的操人家……嗯嗯……壞哥哥,壞老公,都不說幫人家……喔……也來一塊欺負人……嗯……老公哥哥操人家好用力哦,是不是讓弟弟看咱們操屄,讓哥哥更興奮哦……」

  「小騷貨,你還不是一樣!呼呼……咱倆自己玩的時候你總是無精打采的,非要讓別人看著,或者讓別的男人一起操你,你才會發騷~ 你這個欠操的騷屄,老子操死你……」

  「呃……呃……操死人家吧,小屄好舒服,用力操,操爛小騷屄吧……呃嘶……好爽啊,用力操我……讓弟弟一起來操我……操我吧……操我的屁眼……要兩根大雞巴一起操人家……」

  白松悶吼一聲,抱住白露就是一個翻身,讓白露跪趴在他的身上,并且伸手掰開妻子的臀縫,把那個微微抽縮著的淡褐色小屁眼露了出來。

  我在一邊看著這幕活春宮,早就按捺不住了,一見姿勢擺好,立刻挺身而上,把龜頭上流出的淫水在她屁眼下抹了幾下,微微一用力,就插了就去。

  白露被兩根雞巴同時操著,沒幾下就受不了了,她呢喃的淫聲漸漸高亢起來,為了靜謐的清晨不吵到鄰居,白松不得不用嘴堵住她的浪叫,讓她在一陣如泣如訴的嗚咽聲中,達到了快樂的巔峰。

  等白露高潮的抽搐平穩下來,白松卻沒了繼續操弄的意思,只是緊緊的抱著妻子,跟她一同感受著我緩緩的撞擊。

  白露高潮的時候,屁眼那一陣強烈的抽搐,差點把我夾得精關失守,這時候我也不敢猛插猛頂,擔心自己一個把持不住,在她緊致的小屁眼里發射出來,那就不好玩了。

  我可還沒有玩夠呢。

  「兄弟,昨晚上你把孟兒喂飽了?」白松抱著老婆問我,他和孟姐的歲數差不多,不好稱呼,就直接以一種比較親昵的語氣,直接喊孟姐的姓氏了。

  「就弄了一次,我也沒射,就睡了。」我繼續操著他老婆的屁眼,答道。
  「那就別操了,回你屋去,看今個能不能讓哥嘗個鮮兒。」白松淫笑著說。
  我在白露不滿的哼哼聲中,拔出了雞巴,去浴室清洗了一下,回來的時候,白松也已經出了自己臥室,賊兮兮的往我屋里看。

  「好像也醒了。」白松做賊似的跟我耳語。

  我看了孟姐一眼,發現她的睡姿確實跟以前不一樣了,并且身體躺的筆直,身上嚴嚴實實的罩著毛巾被,顯得很是僵硬。

  「露姐怎樣了,她還玩不?」我問。

  白松說:「不用管她,她向來是睡不夠不能起床,剛才又爽了一次,恐怕不到中午起不來了。」

  我點點頭,又有點為難的說:「我先去給你趟趟路,得她同意才行,最好還是不要強來。」

  白松連連點頭,催促我快去,還不忘叮囑:「別關嚴們呀!」

  我進了臥室,把門留一條縫隙,方便白松偷窺,然后挨著孟姐躺下,伸手抱住了她。

  隔著毛巾被,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一遍,立刻確認孟姐確實早就醒了,昨晚上我倆搞完就睡了,根本沒有穿衣服,而現在,她的胸罩和內褲都已經穿的好好的了。

  「昨天弄完了沒洗,你要去洗洗不?」我吻著孟姐耳邊的發絲,輕聲問道。
  孟姐哼了一下,感受到我胯下依舊半硬的雞巴,閉著眼睛,從嗓子眼里擠出來一絲聲音,問道:「你又沒射呀?」頓了頓,又說:「總憋著對身體不好。」
  「呵呵,你剛才都聽見了呀?」我笑嘻嘻的親著她的臉,說:「我想射給你。」
  孟姐故作平靜的臉龐上現出一絲笑意,翻了一個身,背沖著我,小聲道:「從后邊來吧,小聲道。」

  我僅僅掀開她臀部的毛巾被,也不脫去內褲,只是手指一勾,把她內褲的邊緣拉開,卡在她一邊的臀瓣上,然后側躺下來,湊過下身探尋了上去。

  側臥的姿勢讓屄門夾的比較緊,但是她聽了好一陣子活春宮,早就淫液泛濫了,我調整好角度,微微一用力,雞巴就順著她的屄洞擠了進去。

  「屄屄這么濕啊?看來昨晚上真是把你操爽了,流了那么多水兒,都一晚上了還沒干呢!」我明知故問的壞笑著。

  「討厭,昨晚上,我起夜的時候早洗過了……」孟姐哼哼著抗議道。

  「哦?那怎么會這么濕呢?哦……原來是剛才看活春宮看的!」

  「我沒看……」孟姐微微喘息著,夾緊的雙腿微微張開了一些。

  我抽插的更加順暢了,一邊用力的揉捏她的奶子,一邊在她耳邊笑道:「那你真該看看的,剛才我和白松一起操她老婆,一個操屄,一個操屁眼,把他老婆爽的都快昏過去了……」

  「記得我以前,用假雞巴一起操過你不,是不是比一個雞巴操的更爽?跟你說,兩個真雞巴一起操你,能讓你爽的飛起來……」

  ……

  「我……我不敢……」任我百般蠱惑,孟姐最終只是給了這么一句回應。
  不敢?不敢?我操!你都跑到人家家里來了,還說不敢?我頓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女的要是矯情起來啊,可真夠讓人頭疼的。

  「要不,你閉著眼睛,不要看好了。」我不放棄的繼續努力道。

  孟姐沉默了一會,依然為難道:「那……多尷尬呀!」

  「干脆,我用毛巾被把你頭蒙上,你不用露臉,就不用尷尬了!」我有點沒好氣的說道。

  沒想到,她還真是動心了,猶豫的問:「那,要是他突然把被子扯開怎么辦啊?」

  我停下操她,下床四處亂翻,最后在衣柜里找到一條白露的絲巾,拿給她看道:「那我就用這個把你的臉蒙上,綁結實點,扯不下來。」

  她咬著下唇看了我一會,微微點頭道:「那你不能走,要一直陪著我。」
  我大喜,跳上床一邊幫她蒙眼睛,一邊淫笑道:「放心,我不走,我還要讓你嘗嘗被兩根大雞巴一起狂操的滋味呢!」

  蒙好眼睛,她又出幺蛾子,說什么也不肯讓我脫她的胸罩,最后好說歹說,總算同意把內褲脫下來了。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讓她仰躺著,她緊張的渾身僵硬,兩只手緊緊的并在自己臀側,就連大腿都不肯張開。

  我俯下身去,輕輕的吻她的嘴,好笑道:「你緊張什么呢,人家還沒有來呢,要等我操夠了,才讓別人來分享你呢!」

  聽我那么一說,她緊繃的身體漸漸的放松了,雙手環在我的腰上,岔開雙腿,讓我把雞巴操了進去。

  我趴在她身上,慢慢的操著她,趁機把回頭望了一眼,看到白松正一臉猴急的趴在門縫上呢,就對著輕輕對他招了招手,作了一個噤聲的姿勢。

  白松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慢慢的爬上床,目中放光的在孟姐半裸的身體上來回掃量,猴急的指了指胸罩,我搖頭表示不能脫,白松的神情一下子哀怨起來。
  說起來,白松之所以一直對孟姐念念不忘,就是因為孟姐胸前那兩只肥碩圓潤的大奶子,哺乳期女性特有的飽脹感,讓孟姐的胸部散發出一種母性的光輝,任何男人見了,估計都會把持不出的揉摸嘬吮一番的。

  孟姐如今仍在隔三差五的給寶寶喂奶,因此乳汁一直都沒有斷過,雖然不會動不動就自己流出來弄濕衣襟,但是只要輕輕一捏,就會有奶水流出來。而且她每次高潮的時候,都會有奶水流出,總是弄得床上濕漉漉的,估計這也是她說什么都不肯當著白松脫掉胸罩的主要原因。

  我示意白松稍安勿躁,開始富有技巧的操起她的屄來,我跟她操過幾十回,早就對她熟悉的一塌糊涂,稍加努力,就能夠讓她情欲勃發,陷入不管不顧的狀態,到那個時候,她只顧著挨操,早就顧不得自己的胸罩了。

  不過,她顯然有所顧忌,平日一挨操就像母狼一樣的嘶吼,如今任憑我換著姿勢怎么操她,她都是緊緊咬著牙關不吭聲,唯一的變化,就是她的臉蛋越來越紅,喘息越來越是急促,表明她并不是沒有感覺的。

  我一看這樣下去不行,干脆直接換白松算了,于是就拍了拍她的屁股,讓她從跪伏換回仰躺的姿勢,然后趁機抽身,讓白松跪在了她的雙腿之間。

  白松的雞巴早就硬的生疼了,一擺好姿勢,就迫不及待的把雞巴湊到孟姐的屄洞口上,抓著雞巴順著屄縫上下摩擦了兩下,然后把屁股一沉,就深深的操了進去。

  沒想到,白送一操進去,孟姐就立刻發現了異常,她的身體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立刻僵硬住了,一時之間,就連她的呼吸都好像停止了一般。

  「小胡……」她雙唇顫抖著,驚惶的喊了我一聲。

  我立刻伏在她身邊,一邊撫摸著她的額頭,一邊親她道:「怎么了?別害怕,我在這呢。」

  我明顯能夠感受到她身體的顫抖,不知是激動,還是出于恐懼,我只看到,白松那孫子臉上一副舒爽無比的表情,忍不住嗓子眼里擠出一句:「我擦,這屄,夾得真緊啊!」

  孟姐一聽到她說話,頓時更加緊張了,抓著我胳膊的手越發用力,指甲幾乎都掐進了我的肉里。我無法,干脆俯身下去狠狠親她的嘴,來緩解她緊張的情緒。
  白松開始用力的操她了,把她的身體頂的一抖一抖的,我倆牙齒開始打架,令我不得不松開了熱吻她的嘴巴。

  她的嘴巴一解放出來,立刻開始一陣猛烈的喘息,原本我以為那是被我熱吻,缺氧了的緣故,沒想到她的喘息非但沒有減弱,而且還有越來越強烈的驅使,并且,一直被她壓抑著的呻吟聲,也開始從她的嗓子眼里漸漸的釋放出來了。
  騷貨就是騷貨,嘴里再怎么說著不要不要的,一旦被雞巴操進去,都他媽變卦了。

  她被白松操的越來越興奮,除了依舊緊緊抓著我的胳膊不放,一切都回復了作為一名饑渴少婦的本質,不但她的雙腿已經自動勾在了白松的腰上,而且她的嗓子里那種像母狼一樣的嘶叫聲,一陣大過一陣的響了起來,讓我不得不隨著用嘴巴去堵她的嘴,壓制她的叫床聲。

  不過沒過一會,就用不到我幫忙了,白送突然低下頭親了她一下,竟然令她瘋狂的回應起來。她的雙唇拼命地嘬吮著白松的雙唇和舌頭,雙手也不自覺的松開了我的胳膊,像蛇一樣的纏在了白松的脖子上。

  我看著眼前那對激烈糾纏的男女,心里突然翻出一絲淡淡的酸意來,是因為她松開了我的胳膊,全身心的接受了白松么?我也不知道。

  我的雞巴雖然沒有射精,卻慢慢的軟了下來,我就坐在床邊,看著白松用力的操她,看著她順從的讓白松解開了她的胸罩,看著那一雙肥白的大奶被白松操的前后晃蕩,漾出一波波動人心魄的肉浪。

  她的奶子上,淡白色的奶水像溪流一般不停的從奶頭上冒出來,很大一部分都來不及被白松吸進嘴巴里,一股一股都流到了床單上。

  白露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悄無聲息的來到我得身邊,慵懶的依在我懷里,看她老公操弄別的女人。

  她摸到我的雞巴,悄聲問:「你先上的?這姐姐戰斗力好強啊,需要兩個人借力才能滿足哦。」

  我搖搖頭,說:「我沒射,只玩了一會就換你老公了。」

  白露嘻嘻一笑,身體像蛇一樣滑了下去,一口噙著我的疲軟的雞巴,開始嘬弄起來。

  深喉,又是深喉,這小騷貨平時可很少玩著一招,除非心情特好,才肯給我來幾下子。

  我爽的禁不住叫了起來,孟姐竟然沒有忘記我,聽見我的叫聲,立時喊道:「弟,小弟,過來操我,嗷……過來操姐姐,我要雞巴,嗷……我要兩個雞巴一起操我~ 」

  我不想玩三明治了,正好被白露口交的正爽,也有點不想離開,就故意為難道:「姐,露姐正給我吃雞巴呢,要不你也張開嘴,讓我操你的小嘴,然后射到你小嘴里好不好?」

  「好……好……來操我……嗷……操我嘴巴……都射給我吧,全都射給我吧……嗷……」孟姐已經被操瘋了,她從來都不肯讓我口爆的,如今被白松操的意識混亂,竟然答應了。

  我歉然看了白露一眼,抽身湊到孟姐身邊,協助白松把她翻了個身,讓她跪在床上,我和白松一前一后,同時把雞巴插進了上下兩張小嘴里。

  白松又抱著孟姐的屁股操了一會屄,感覺有點不過癮,因為孟姐的屄洞其實是比較松弛的。而且跪伏的姿勢,會令女人的陰道更加松弛。之前他剛剛插入的時候感覺比較緊,只是因為孟姐緊張,縮緊了陰部的肌肉而已,論起屄洞的緊致,生過孩子的孟姐就連閱男無數的白露也是大大不如。

  他抽出雞巴,眼神詢問了我一下,然后掰著孟姐的屁股,慢慢的操進了她的屁眼中。

  白露一個人沒得玩,也過來湊趣,他們都聽我說過,孟姐的屄洞是可以拳交的,白露那個小騷貨竟然躺到孟姐的胯下,一邊仰頭舔弄孟姐的外陰,一邊伸出手指插進了孟姐的屄洞里。

  上下三個洞被人同時攻擊,從未經過如此陣仗的孟姐簡直像要瘋了一般,把我雞巴都咬的一陣生疼,我怕她高潮的時候控制不住,真的咬傷我的雞巴,就趕緊抽出來,扶起她的上半身,把我的屁股往下挪了挪,讓她用一對大奶子夾住我的雞巴,不懂動作,被白松兩口子頂操的前后晃蕩的奶子自然就開始了摩擦。
  被擠壓出來的奶水留的到處都是,不但濡濕了我的陰毛,而起就連我屁股底下的傳單都弄濕了一大片。

  最后,在白松悶哼著射出精來的同時,孟姐也嘶吼著達到了高潮,被我們三個放開之后,她的身體就好像一條缺水窒息的美人魚,癱軟在穿上不規則的抽動著,卻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和白露都沒有過癮,自然繼續,最后,我在玩遍了白露身上的三個洞之后,在她的深喉之下猛烈的噴發在了她的喉嚨里。

  一場歷時一個多小時的四人大戰落下帷幕,經此一戰,孟姐徹底的扒下了羞澀的外衣,這也為我們以后的獵艷生涯以及事業發展,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礎。
               【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