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行的少婦們】(后續)(2.8)作者:江小媚   人妻小說 
 字數:41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二章女為悅己者容8

   就在趙鶯跟林應承正意亂情迷的時候,趙鷺就曾警告過她,應承是個著名的 花花太歲,要不你跟他就當萍水相逢逢場作戲,撈他一筆,要不就牢牢牽住他的 人,設法嫁給他。當時趙鶯一笑而過,她何嘗不想,嫁入豪門做一個衣食無憂的 闊太太,別說她,那些比她年輕比她漂亮的影星歌星多的是,那個不夢寐以求。
   「是男人他就有個死穴,做為女人,只要你捅中了他的穴門,他就一輩子地 乖乖聽你。」趙鷺說,趙鶯笑著問:「那我姐夫死穴在那?」

   趙鷺叉放著雙腿在沙發上,她正屈起一只腳往腳趾上涂著指甲油,薄薄的裙 子縮上膝蓋,露出忪軟豐腴的大腿,能見到她高聳如墳陰戶裹在窄小的內褲。 「他啊,貪!貪財貪色貪小便宜。」她伸直了那只腳,遠瞧著涂過了的腳趾頭, 腳甲已讓她涂抹得冠丹似的。

   「他喜歡貪,你就讓他貪,反正稍給他點好處,什幺話都好說。」她賣弄風 情顯而易見,一舉一動都具有強烈的誘惑力。趙鶯斜靠在沙發上,兩條腿像抖散 了骨節的蛇似地蜷在一處:「我知道了,應承的死穴就是太愛玩了?」

   「你錯了,妹妹,他愛玩只是表面的,那人骨子里精明著,我告訴你他的死 穴在那,迷信!」她換過了另一只腳:「信神信命信運氣。」

   「這倒沒覺得。」趙鶯說,她搖晃著頭:「所以說,你還稚,幾年前,他剛 死了老婆,他跟一個出名的女明星交往,看得出是真的想娶她的,大把大把地砸 錢,也讓那騷貨心動了,還對外宣布要息影,要做好太太相夫教子了。」

   她每涂好一個腳趾,就抬近她的臉用嘴吹著上面的濕漬:「就在這時,應承 的一張大單生意搞黃了,生生地讓人騙了。隨后生意便日落千丈,也真是,那時 他真的背時,做什幺輸什幺,后來,不知那位高人指點,跟那女明星斷了,慢慢 地又有了起色。」

   「竟有這事。」趙鶯的鼻翅嗤了一下,她是受不了那化學水的味道。趙鷺繼 續說:「所以你跟他來往,要多長個心、留下意,那些事該湊近那些事該遠離、 什幺時候膩住他、什幺時候撤開來。他這人也易相處,床榻上的事也易滿足。你 把他給哄高興了,呼風喚雨手到擒來,他什幺都依你、什幺都給你。」

   「你別一味地窮干,該分點雨露給我妹妹了。」趙鷺鶯啼燕囀地說,打斷了 正出神回憶的趙鶯,她見應承已撲在趙鷺的雙腿間忙個不停,他那根暴怒的陰莖 插進她的陰道,在里面進進出出,他那灰白發下皺痕縱橫的老臉通紅,有如雪里 的一團火。

   「快,寶貝,把衣服脫了。」應承氣喘吁吁地說,趙鶯裝作猶豫了一下,就 像是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才迫不得已的一樣。她慢慢地脫去了外衣,只剩著乳罩 和一條薄薄窄小的絲褲。盡管她已經讓床上的這對男女刺激得有點沖動了,可是 對她來說,還要假裝一副極度害羞的樣子。

   「去,脫光她。」應承在趙鷺肥厚的屁股拍打了一下,趙鷺從床上下來,她 推掇著妹妹把她推坐在她原來的位置上,并將她身上僅的貼身玩藝脫除個精光。
   趙鶯感到她的手正躊躇地碰著她的膝蓋。「好了,脫光了。」應承顫抖著聲 音說,趙鶯閉上眼睛,為自己在他們面前暴露無遺而羞恥。

   趙鶯閉著眼睛,等待著將會發生什幺,不用久等,應承的手粗暴的扒開了她 的大陰唇,暴露出里面微微發紅的小陰唇來,他低下了頭,將趙鶯的臀部抬高了 一些,他的舌頭在她的大小陰唇的狹窄地域里來回的舔吮,他的手更用力的把她 分開,以至于她覺得自己的秘密全暴露了。

   趙鶯的身子扭了一下,但他的舌頭就壓在上面,摩擦著她的那突起的肉蒂, 那一陣觸骨消魂的酥麻,趙鶯感覺到她的臀部一陣痙攣,一股性的欲望閃電般擊 中了她。隨著一聲發出心靈深處的呻吟,趙鶯睜大了眼睛,似乎很是無助地瞥了 一眼就在旁邊的趙鷺,她的眼睛因為等待著的刺激閃著光。

   趙鶯艱難的抵抗著身體陣陣涌動著的欲望,應承的舌頭的觸碰著是那幺嫻熟 老練,讓人心醉的吸吮幾乎讓她無法拒絕。他的手又拽著趙鷺的胳膊,手就像在 傳遞一種信息,使她幾乎都不敢反抗了。對于趙鷺來說,這應該不是第一次,她 跟別的女人一起分享男人,但是她相信趙鶯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面。

   在趙鶯的兩腿間,應承的舌頭還在努力工作,而他那還濕潤了的陰莖卻讓趙 鷺緊含在嘴里,她的舌頭卷繞著他的龜頭,太爽快了、太刺激了,他產生了他所 喜歡的快感,伴隨她的舌頭有節奏的卷動,他的身體繃得緊緊的。

   真讓趙鶯極度的羞愧,隨著歡悅一點點的增加,最后聚成了一束白光即將燃 燒。她努力想抑制住自己;她滿臉羞容,無地自容地記著自己是暴露在他們的面 前,但想控制自己的想法一出現,應承的舌尖就滑過她的敏感部位,用舌頭戳著 暴露的肌肉神經末梢。

   這種刺激產生的極度快感對趙鶯來說真是太強烈了,她不由自主地把身體抬 起迎了上去,禁不住激動得全身痙攣。趙鷺和應承看到這一幕,相互會意的笑了 起來。就在這時,趙鷺看到她為抑制自己腹肌在輕輕的抽動,便放開了應承的陰 莖。

   「是時候了,我來!」應承邊說邊抓起趙鶯的腰,只她立即把手肘支撐在床 上,形成一個好的角度以便他能順利的進入她,同時也使她獲得了更大的滿足。 但趙鷺卻以為這是因為她的妹妹太害羞了,便把目光收了回來。

   趙鶯低下頭,感到心靈深處特別的空虛。她看到應承充血的、粗大的陰莖輕 易地進入了她暴露得過大的陰道口,直到她發出歡快的呻吟,用力迎合他。意識 到她不可抑制的興奮后,應承很快把陰莖完全插入她的肉體,反復抽送,而右手 抱著她,操縱著她的敏感點。

   趙鶯喜歡他插入的感覺和手撫摸她敏感部位的動作,當她聽到應承命令趙鷺 撫摸她的腹部和胸部后,她幾乎在這種新奇的刺激下達到高潮。這是多幺讓人著 迷和刺激的事啊,她的情人和她的姐姐,同時地在取悅她的身體,她感到她在這 令人陶醉的情景下快要昏過去了。

   高潮來臨了,這是趙鶯感受到的最強烈的一次,她不知羞恥的大聲叫喊,發 出聽不懂的囈語,身體在不停地蜷動和翻滾,仍然與應承緊緊的貼合在一起;而 同時,應承也達到了自己的高潮,在她的陰道肌肉抽動下,他擠出了那股憋了很 久的精液。

   當高潮過后,應承癱在趙鶯的身邊,而趙鷺滑到了床邊,她看著妹妹紅紅的 陰阜,見趙鶯不知是由于興奮而泣還是為自己的羞辱而泣。

   趙鷺看到他們的身體在長期等待之后終于發泄了。她看到趙鶯一個接一個的 高潮,看到了她深圓的肉體在男人身上肆意的扭動,活快敏捷的讓自己達到興奮 的極點,卻一點也不顧及她。趙鷺的身體因看了這個場面已被激起了強烈的欲望。
   她撫弄著應承的陰莖,他的龜頭暗紅色,上面殘留著一滴精液,他的睪丸腫 得很大,繃得很緊。見在她手里陰莖似有起色,她伏下身張開口便含住了它。應 承的臉通紅了,漸漸地便興奮了起來,趙鷺騎在他的身上,用自己的陰毛磨擦著 他的腹部,然后一上一下的扭動,漸漸的把大腿伸直了,身體壓在了他的身上, 讓自己的恥骨抵著他繃緊的大腿,她的乳頭則壓在他的胸脯上。

   趙鶯見他的陰莖這時已是堅硬了,她用手扶著它,將它對準了趙鷺微啟的花 瓣中間。趙鷺豐腴的屁股扭動著,輕易地就將陰莖吞納進去。趙鶯為自己的行為 震驚了,怎幺會有那幺大的興趣而且幫助著他們,不但沒有讓她厭惡,反而激起 了她的情欲。

   趙鶯的眼睛一直瞪在他們性器官交接的地方,他的陰莖貪婪的在她的陰道活 動起來,抽插著潮濕的地方,每當陰莖抽出時那兒它立即滲出了許多津液。趙鶯 盯著趙鷺的臉,她正對著鏡子,這女人的表情充滿了肉欲,她的眼睛睜得很大, 面色緋紅,嘴巴微張,她的身體開始在波動。

   如同被催眠了一般,趙鶯繼續看著,趙鷺的頭又轉回去了,她脖子上的肌健 突了起來,她的身體抖動,她的乳房朝上挺著,弓起背,眼閉了起來。應承感到 了她的高潮,他希望自己的激情不要這幺快便釋放出來,從陰莖和睪丸傳來的壓 力已經傳遍了他整個腹部,他的雙腿因為緊張而痙痛。

   但他還是在趙鷺一陣猛烈的起伏中射出了精液,但不待他在她身上發泄完畢。 趙鷺把自己抬起,把頭轉向他的臉,小心地把自己抬高,用手支撐著體重,讓身 體上下的急撞,以至于男人的陰莖頭擦到了她的小陰唇又猛插進她的陰道。
   趙鷺沒有看他,她閉著眼,享受著這奇妙的感覺,他陰莖頭上天鵝絨般的肉 碰著她,就像她的情人。最后,一陣奇妙的境界在她身上產生了,她扭動著臀部, 讓男人的那根肉柱撞擊著她的興奮點,她興奮得跳了起來,盡管他這時仍在她的 身下呻吟,她繼續去挑逗他來滿足自己,直到她被高潮擊中,通過震動波傳遍她 的全身。

   「看她性高潮是多幺強烈啊!」應承又在身邊的趙鶯說。「這對女人來說是 十分美好的,你會發現的。」趙鶯并沒回他,除了看之外,不能做任何事,應承 的手撫過她的發熱的肉體,她感到他的手觸到了自己的下體,他把手壓在她的陰 毛處,立即她感到一陣激動,發出一聲嗚咽,那是她半失望半狂喜的聲音。
   那天夜里,他們三人交臂疊股睡在一塊,應承左擁右抱夾在倆俱豐嬈性感的 玉體中間。趙鶯醒來后,她的全身格外軟弱乏力,她的肌肉疼痛,就像跑了幾千 米似的。她發覺了一旁赤身裸體的應承和趙鷺交纏在一起,趙鷺的大腿勾搭在他 的腰上,屁股像充足了氣的球一樣高高蹶起。

   她努力地讓自己清醒,這才想起自己在哪里,想起是什幺原因引起的。一想 到這里,她面紅耳赤,羞澀地把頭埋在枕頭里。

   過了幾天,林應承便正式向趙鶯求婚,聽到了這一消息,趙鶯激動跟趙鷺相 擁得喜極而泣。「你可記好了,嫁了之后有什幺好處可別忘了姐姐。」趙鷺用手 擂打著她說。

   「什幺好處啊?總不能我們夜夜笙歌你還跟著。」趙鶯逃避著,趙鷺臉也不 紅:「我是說,有吃的玩的帶上我,至于跟你們大被同眠,那得看我姐的興致。」 隨后,她又小聲地對趙鶯說:「跟姐一塊總比跟別的女人強,我告訴你,他可真 的做得出來。」

   「那我們姐妹就齊心協力地把他看牢了。」趙鶯由衷地說,趙鷺說:「男人 嘛,就是貪玩,再說像他那樣,那些年輕的漂亮的那個不像蒼蠅一樣嗡嗡地往上 貼,就讓他玩吧,玩了記得回來就行。」一句話,把趙鶯燃起的火苗淋了個透。
   「好了好了!你也別心虛,女人嘛,就要對自己好,只要把自己保持住自己 的本錢,不怕男人在外胡天胡地的。」趙鷺說,正說著,仲明就回家了。他一直 對于趙鶯嫁給應承持懷疑的態度,如今見趙鶯的愿望實現了,心里總有股酸溜溜 的味道。

   瞅個空子見趙鷺離開了,他猛地拽住了趙鶯的胳膊:「今晚跟我出去。」趙 鶯把手一扔,嚴氣正式地說:「姐夫,今后可得放尊重一些,我是林太太了。」
   「你就不怕我把我倆的事暴出來?」他氣急敗壞地說,趙鶯并不跟他急,她 一字一句地說:「你要是還想在這香港地混下去,你就收斂著,你能斗得過他嗎!」 仲明一時語塞,他憤怒地回到了房間,蒙住腦袋躺到了床上。

                【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