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隱藏屬性】(09)【作者:漂流瓶】   人妻小說 
字數:6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九)二十

  看完這段對話,我的第一反應是有點竊喜,真兒具有那種特質,我的調教可以更進一步。同時又有一絲隱憂,她真的會跟其他男人文愛?或者是更進一步的語音甚至視頻?那她的進度已遠遠超出我的想像。還有健身課上騷擾他的人,是不是在迎新晚會上遇到的幾個人中的一個?去度假村的路上,她說跟她聊天的是前男友的室友,是不是同一個人?一連串的問題,讓我理解女生口中的沒有安全感是一種什么體驗了,是那種無法掌控局面所引起的焦慮感,我必須得做點什么。我決定先從體育課入手,潛入健身房用相機記錄下全程。感謝科技的進步,我不需要冒著風險求購針孔相機,買個gopro就可以。上網查一下,旗艦款是9月份發佈的hero6,4k分辨率60幀或者1080p240幀輸出,國內還沒上市,美亞售價接近4000。

  「就算偷拍不成,以后還可以戴頭上記錄下她高潮的樣子。」我用這個理由說服自己,刷卡下單。

  平時不經常海淘,哪知道要足足等一個月才能收到包裹,盒子上還有一塊水漬。拆開包裝插上內存卡,萬幸能夠正常使用。在等待收貨的這段時間我也沒有閑著,去過她學校的健身房踩點,面積不算大,300平左右,把手機放在角落里試著拍一下,勉強可以拍到房間的全貌,gopro有廣角模式肯定沒有問題。我跟真兒的感情也在持續升溫,她的羞澀漸漸褪去,開始主動表達自己的需求,我自然義無反顧,一次又一次把她送上高潮。

  同時,我保持著每晚例行檢查她漂流瓶的習慣。那人向真兒打過幾次招呼,但她一直沒有回復,可能是她沒及時看到,也可能是最近沒什么可聊的。這條線索暫時斷了,我只能寄希望於體育課上有所發現。11月8日,是真兒的二十歲生日,那天正好也是星期三,她有體育課。我是這樣安排的:約了她晚上見面,吃個晚餐一起過夜;下午向公司請了假,真兒的體育課是一點到兩點四十,我錄完視頻還來得及趕回家準備晚上的約會。

  午休時間一到,我第一個打卡離開公司。在車里換上新買的連帽衫和工裝褲,腳上是一雙幾年沒穿過的板鞋,這身打扮料她認不出我來,我看著后視鏡中的自己都有些陌生。

  12點半,到達真兒的學校。中午大家都去吃飯了,我輕而易舉地混入健身房。拿著淘寶買的黃色三角牌,上面寫著小心地滑,支在房間的角落,朝地面撒上些許色拉油,再用拖布擋住三角牌下面的gopro,一切準備就緒。出門到走廊找個凳子坐下,一邊刷著微博一邊關注健身房門口。12點55分,要上課的同學陸續走進健身房,真兒也跟兩個女生有說有笑地走進健身房。總共有二十余人,一大半是女生,剩下六七個男生中有兩個我熟悉的面孔:迎新晚會上的龍哥和胖子。

  學校里的健身房,不像外面的商業健身房有整面玻璃幕墻,只有門口能看到里面,但那樣會暴露我自己。走遠了又怕有人順手拿走我的gopro,不光看不到錄像,4000塊錢也打水漂了,只好干坐在凳子上刷微博,坐的屁股疼了就站起來走兩步。

  坐立不安地熬過這一個小時四十分鐘,差點耗光我這個月的流量,下課的鈴聲終於響起。其實沒下課就有人提前離開,真兒卻在下課鈴響后半天磨磨蹭蹭地才出來,我等到人都走光,再次潛入健身房收走我的東西,一路風馳電掣開回家里。打開家門,玄關處多了兩雙鞋,一雙白色匡威帆布鞋和一雙紅白配色AJ13。這雙AJ我認得,是我弟的,那帆布鞋的主人是誰?再說今天星期三,這小子應該在學校才對。

  光腳朝屋里走去,他的臥室門開著,我頭伸進去沒見到人影。反倒是對面我的臥室房門緊閉,門口地上還有一件白大褂。他媽的,臭小子逃課回家打炮,還跑到我的床上玩制服誘惑?我真想踹開房門拿腰帶抽他屁股,可要是把他嚇的陽痿父母肯定饒不了我,我還是先去看看錄的視頻吧。

  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拔出gopro的內存卡插到手機里,順手拿起一個蘋果。打開視頻,一個中年男子站在大家面前,那啤酒肚讓人很難相信他是健美課的老師。「各位同學我再說一遍啊,這個學期的考試標準,女生一分鐘仰臥起坐,20個及格,50個滿分,男生一分鐘俯臥撐,30個及格,60個滿分。只要大家稍微練一練,一點都不難。大家練習的時候一定注意要先熱身,重量大的話互相輔助一下,千萬別受傷,好吧。現在你們自由練習吧。」說完背著手走出了健身房,這老師當的也太容易了。

  4k分辨率確實清晰,我一眼就找到站在遠端的真兒。她紮著馬尾,一件寬松的T恤,肩膀偶爾露出運動內衣的肩帶,深灰色七分運動褲將她的翹臀分成兩個半球,姣好的身材讓我的眼睛自動屏蔽了其他女生。

  第一項真兒選擇了橢圓機,位置不太理想,我只能看到個側影。如果我是這錄像的導演的話,我一定要把鏡頭推到她的正后方,給屁股一個特寫,就這么讓觀眾看著兩個半球上下起伏。

  沒發現什么異常,快進到下一個項目,已經是半個小時后了。真兒大部分時間都在劃水,踏了五分鐘橢圓機,聊天二十分鐘,才走到單車旁邊,共六輛前后兩排各三個。真兒跟另一個女生坐上前排的兩輛車,這時我注意到龍哥(我真想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就不用每次寫到他還要叫一聲哥)和胖子尾隨著真兒,坐到了后排的單車上。

  真兒騎單車專業得多,幾分鐘熱身后加快了速度,屁股抬離座椅,身子跟地面幾乎平行。倒是便宜了身后的兩匹狼,真兒的翹臀就在他們面前左右搖擺,兩人連車都不蹬了,瞪大了眼睛一秒都不愿錯過。那個龍哥時不時還擺弄著車頭駕著的手機,顯然他在錄像,胖子的手不自覺地抓了幾下褲襠,以為自己是邁克爾傑克遜呢?

  他們也就是過過眼癮,沒有身體上的接觸,我繼續快進。騎完單車的真兒,T恤的胸口已經被汗打濕,真兒擦汗的工夫,龍哥湊上去跟真兒說了幾句,兩個人走到力量架跟前。這是離gopro最近的器械,我能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你想加強臀腿的話,這次不要用啞鈴,用杠鈴效果會好點。」從手臂線條來看,這個龍哥應該有練過。「感覺杠鈴都好沉,我能舉動么?」真兒有些猶豫。
  「我在旁邊保護你,不會有事的。」說完龍哥去拿了個杠鈴桿,支到重量架上,高度比真兒肩膀稍低,「你試試,把杠鈴背在肩膀上站起來。」

  「唔……不行,太重了。」我明明看到旁邊有10公斤的短桿,他卻拿個20公斤的標準桿,真兒能舉得起來才怪。

  龍哥走到真兒身后,伸出手跟真兒分擔杠鈴的重量:「再試一下,慢慢向下蹲。」

  真兒開始下蹲,屁股自然向后撅過去,結結實實懟在龍哥的襠部。胖子也走過來,一臉羨慕的表情。兩人貼在一起做了十個深蹲后,龍哥幫真兒把杠鈴放回到架子上。兩人身體一分開,龍哥下體赫然鼓起一個包。

  他朝胖子做了個手勢示意胖子一邊去,對真兒說:「我再幫你做做放松吧,就像以前一樣。」

  真兒看向四周,因為快要下課不少同學已經先離開了,只有房間另一頭還有幾個女生,「好吧。」

  真兒仰臥在地上,gopro精準地捕獲到她胸口的起伏。龍哥跪在真兒腳下,捉住真兒的雙腳把膝蓋往胸前推,真兒的翹臀被推的抬離地面,緊身的運動褲把下身勒出駱駝趾的形狀,隨著運動一張一合。

  下身的摩擦讓真兒臉色有些潮紅,龍哥放下真兒的雙腿,撥開膝蓋向兩側壓下去。隨著雙腿分開,他的手也向下滑去,直到扣在真兒的大腿根部,手肘壓著真兒的膝蓋,完成這個動作他必須附下身去,臉正好對著真兒的小腹。真兒頭扭向一邊,不好意思直面這場景,韌帶拉伸的酸爽感使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翻身幫你放松一下后面。」享受完真兒大腿內側的嫩肉,龍哥讓真兒翻過身去。

  真兒趴在地面,翹臀沒有因為重力變得平庸,龍哥不自覺的朝最高處滑去。
  虎口托住臀肉,雙手快速地抖動著真兒的長腿,緊身褲下涌起一個又一個波浪。

  到了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他松開手,一把抓住真兒的雙臀,和麵似的從各個方位揉捏真兒的翹臀,鏡頭拍不到真兒的表情,畫面里只有她握成拳頭的雙手。
  龍哥向遠處使了個眼色,胖子悄悄走過來,龍哥把位置讓給胖子,在真兒不知情的情況下,胖子用力抓了幾下,真兒痛的叫了一聲,龍哥害怕真兒發現,抓著胖子的領子把他薅走了。

  其他人沒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齷齪,只有gopro在勤奮的工作。

  我呢?我無恥地硬了。

  放下手機,臥室的房門打開了,浩廷身上「掛」著一個女生,兩人拼成火車便當的姿勢就這么堂而皇之地走出來,身體結合處不時發出啪啪的聲音。

  浩廷先發現了沙發上的我,抽插驟然停止。他身上的女生不明就里,抬起頭來順著他的目光看過來。「啊!!!」她從浩廷跳下來往臥室跑去,您可輕點別耽誤我們孔家傳宗接代。

  「哎!錯了!這屋!」我弟拽住她,把她送回自己的臥室。

  他把門關上,吃完半天的蘋果核朝他摔去:「你小子膽子肥了,敢逃學?還跑到我床上去?」

  臭小子捂著下體,雙手作揖:「哥我錯了,我這就把床單給你換好。」
  我指著他的鼻子:「給你半個小時,先去把衣服穿好」抽出錢包中的信用卡遞給他,「今晚你愛去哪去哪,別在家待著。」我這個哥哥當的是不是太不稱職了,為了自己過癮安排弟弟出去開房。

  他接過卡:「哪用得了半個小時,二十分鐘,就二十分鐘,我保證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還制服誘惑。」我照著他屁股卷了一腳。他用手擋住我的腿,嬉皮笑臉的說:「不是,哥,她真是護士。」

  「護士?多大啊?」

  「24。」

  「還姐弟戀,你可真行,要是肚子大了我可不幫你擺平,自己看著辦。」現在這些小朋友,給把梯子就能登月,拿把菜刀就要征服世界,管不了管不了。
  「哥你放心,不可能的事,你看。」他指了指下體的雨衣。

  「誰稀罕看你那玩意,干活去。」

  臭小子按時打掃完屋子,領著他的新女友出門瀟灑去了。我把內存卡收好,開始準備今晚的約會。過生日肯定少不了禮物。現在是11月,送點什么好?當然是iPhoneX,3號首發我去搶了一臺,9688元,以前我沒送過女生這么貴重的東西,但想到真兒的音容笑……錯了,想到真兒的一顰一笑,眼睛都沒眨就把卡刷了。說不定她收了我的X,就會把現在用的7送給我,讓我換掉手里的6呢,美得我都笑出聲來。

  今天第二次來到她的學校,堵車讓我遲到了3分鐘,到宿舍樓下的時候,真兒已經站在樓門口了。她身披一件深棕色的大衣,衣袖和下擺的百褶元素看起來又有點像連衣裙。腿上是……吊帶襪?

  真兒坐上副駕駛,系好安全帶:「我們去哪?」我這才看清她穿的是假透肉打底褲,所謂的吊帶只是顏色搭配出的效果。這個天氣如果她真穿吊帶襪的話,我還有點心疼呢。

  「先回我家。」

  真兒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這才幾點?」

  「你忘了我們的賭局了?說好今天我給你選衣服的。」

  「那我白打扮了,這身你喜不喜歡?」真兒雙手搭在我的右肩,臉向我貼近,一股香氣撲面而來。

  我捏捏她的臉蛋:「怎么會白打扮,我只準備了里面的衣服,外面這件你還可以穿。」

  「別捏,皮膚會松弛的……不讓你捏臉不代表你可以捏別的地方,你就不能老實開車……流氓,不要碰那里。」

  ……

  回到家里,空氣清新劑掩蓋了淡淡的精液氣息。

  「你的衣服呢,拿出來吧。」真兒坐到我的床上。

  我遞給她一個眼罩:「我幫你穿。」

  真兒白了我一眼,羞澀的戴上眼罩。我拉著她站起身來,一顆顆解開外衣的扣子,里面是一件乳白色緊身打底裙,拉開背后的拉煉,將她纖細的手臂從衣袖中解放出來,裙子滑落到地上。我沒有繼續解開淺綠色的內衣,彎下腰把褲襪從雙腿剝離。換成平時,她穿著內衣在我面前也沒什么好羞澀的。但是在視覺被剝奪的情況下,真兒不安的轉著頭,不知道接下來會被如何處置。我脫下拖鞋,輕輕踏在地板上不發出任何聲音,從各個方向輕觸她的身體。「你別鬧了~ 」真兒有點生氣。好好好,給你換衣服。

  兩分鐘后,「把眼罩摘下來吧。」聽了我的話,真兒取下眼罩,鏡子里的自己穿著一件白色旗袍,輔以些許花紋加以點綴。旗袍是正經旗袍,但是開叉不正經,幾乎開到胯骨,幸好雙腿被白絲覆蓋才沒有露出內褲。

  我大費周章就是為了讓她穿件旗袍嗎?當然不是,玄機都藏在我剛為她穿的白絲上。假如掀開旗袍,就能發現她屁股上寫著諸如肉便器、絕對服從、精液便所之類的污言穢語,松開手就又是一雙潔白無暇的美腿。

  蒙在鼓里的真兒對我這一身十分滿意:「還蠻合身的,等我一下。」走到鏡子前紮出個雙丸子頭,增加自己的二次元屬性,「怎么樣?」

  「十分!」我伸出兩個大拇指,「餓了么,咱們吃牛排去。」

  穿越半個城市來到一家牛排店,然而需要等位。屋里暖風給的很足,真兒解開外衣的扣子,坐在小圓凳上,白絲上的便器兩字從開叉處溜了出來。旁邊一位絡腮鬍子的老哥時不時偷瞄幾眼真兒的大腿,到最后實在按耐不住,朝我擠眉弄眼吸引我的注意,他舉起拳頭食指勾來勾去:這老哥把我當成玩91的了。
  我笑著搖搖頭,真兒也發現我們的交流:「你們認識?」

  「不認識,可能是他認錯了吧。」真兒不認識這個神奇的手勢。

  「請16號用餐。」正好排到我們,不能再讓他一飽眼福了,抱歉。

  「別吃太撐了,小心一會全被我懟出來。」我看著真兒在我對面狼吞虎嚥,好心提醒她。

  「我才剛開始好嗎,你怎么不吃了?」

  「我是吃飽了,誰像你那么能吃,要不你去開個直播吧,就叫大胃王真子君。」
  「直播間叫這個名字有人敢進來嗎,不怕我從顯示器里爬出來?」

  ……

  「先生您一共消費1558元。」我把卡遞給服務員,還沒輸入密碼,消費短信就發了過來,這也太快了吧,再一看:「尊敬的孔先生,您尾號5293的信用卡8日19:23分於鉑爾曼消費949元。」被我弟坑了一筆,媽的打個炮還非得去五星級酒店。

  真兒去補妝的功夫,等位時那老哥又跑到我跟前,遞上名片:「兄弟,需要單男聯系我,費用我全包。」

  我哭笑不得,接過名片他就離開了。手邊沒找到垃圾桶,順手塞到了兜里。
  前菜吃完,到了正餐時間,我載著真兒火急火燎趕回家里,剛關上大門,直接把真兒按在門上,饑渴的啃食她的肉體。「等一下,衣服還沒脫呢。」真兒被我吻得喘不過氣。

  我拿出準備好的禮物,真兒伸手接過來,看到是iphoneX的盒子有些遲疑:「真的假的?」她拆開包裝,發現是如假包換的手機,蹦到我身上親了我一口:「你怎么對我這么好?」

  「你人有趣,長的又美,怪我咯?」

  「怎么學得油嘴滑舌的。」真兒捧著我的臉,雙唇未曾離開。「今天開心嗎?」
  「嗯……開心,可是你不用非得送我這么貴重的禮物的,有你陪著我就很開心啊。」

  「我是想讓你更開心一點,因為有一件事,我告訴你你不許生氣。」我抱著她走到鏡子面前,提起她的旗袍。真兒回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身上的文字,起初只是驚訝,又想起自己剛剛穿著這身出街,盤在我腰上的腳來回踢我的屁股:「大變態,看我不踢死你。」

  「那我今天就變態到底。」我抱著她走進浴室,一手取下花灑,把水開到最大。等到真兒的旗袍變得透明,我松開手任由花灑敲擊墻壁。真兒被淋成了落湯雞,雙手抱在胸前可憐楚楚的看著我。

  這更激發了我的獸性,扯著旗袍將真兒轉過去,把她雙手按在墻上。我蹲下去,撕咬著她屁股上的污言穢語。白絲被我的牙齒磨出個洞,我用力一扯便擴張成個口子,里面是成套的淺綠色內衣。我拾起花灑,再次把水流調到最大,讓水柱沖擊她的陰蒂。

  「啊~ 不要~ 受不了了。」

  我把她的長發在手上繞了個圈,扯著真兒的頭發:「叫爸爸,叫爸爸我就饒了你。」

  「變~ 態~ 我才~ 不叫你~ 爸爸。」

  我將花灑貼得更近。

  「啊!!!!」真兒的尖叫刺痛我的耳膜,我見她沒有屈服的意思,扒開白絲和內褲,脫下一個褲腿,內褲孤單地掛在另一條腿上。

  我再次將花灑對準真兒兩腿之間,「嗯~ 嗯~ 不要」我分開她的陰唇,「別~ 啊!我錯了,爸……」真兒的聲音比蚊子還小。

  「大聲點。」

  「爸……爸爸。」

  「爸爸這就來愛你。」我脫下早已濕透的衣褲,接下來的劇情不言而喻……
  過了幾天,漂流瓶里產生了新的聊天記錄。

  「請彙報你的情況。」那個人的頭像換成了X戰警的logo,叫他X好了。
  「什么鬼?誰要跟你彙報。」真兒過了一天才回復X。

  「想聽你被調教的過程不行啊。」

  「去你媽的,你才被調教呢。」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她的聊天記錄,還是不太習慣她說粗口的樣子。

  「你不承認也沒用,事實就是這樣。」X也看穿我的手法了。

  「好吧,確實有點……」

  「你男朋友又把你怎么了?」

  「他蒙著我眼睛,給我穿上一條白絲,等到我們出去轉了一圈回來,他把我旗袍掀起來,臥槽那屁股上寫這一堆亂七八糟的。」

  「我懂了,具體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呢?」

  「……說不出口。」

  「哈哈哈哈,很紳士對嗎?」X看來也接觸過二次元。

  「嗯。」

  「等一下,還有旗袍?」

  「他給我買的,還逼我穿出去,特別羞恥好嗎,飯店熱得不行,我也不敢脫外衣。」

  「你應該很喜歡啊。」

  「……喜歡,最后都有點濕了,幸虧是在浴室里,本來就有水,他沒看出來。」
  「來我們討論一下浴室這場戲。」

  「你滾,你是導演嗎?就是他把我淋濕了。」

  「旗袍淋濕就成透視裝了吧?」

  「你說的那是情趣內衣,正常旗袍只會貼在身上,當時我真想鉆到瓷磚縫里。 」

  「然后呢,干嘛了?」

  「然后……就那樣唄。中間他讓我叫他爸爸是什么鬼?」

  「給你增加點亂倫的刺激啊。」

  「你他媽……還亂倫。」

  「你家就你一個孩子嗎?」

  「是啊,不過他有個弟弟。」

  「你看,你已經自動產生聯想了。」

  「cnm,我沒有。」

  「好好好,我錯了,不過這一個月時間就這一點可以講的嗎。」

  「還有就是健身課。」

  「我都忘了這事了,那個人有繼續騷擾你嗎?」

  「也不算騷擾,而且我看他那猴急的樣子,還挺有意思的。」

  「你做了什么讓他猴急?」

  「我想練腿就做深蹲嘛,他故意跑到我身后,盯著人家屁股看。」真兒說的應該是之前課上的事,我在生日那天的錄像中沒有發現這一段。

  「看得你濕了?」

  「你別把我說的那么……我就是認真的練啊,蹲的時候運動褲被撐開,他在后面一說話能感覺有風吹進來,捂臉。」

  「他一定看硬了。」

  「平時我都用啞鈴也不要幫忙,前兩天那次課,他讓我用杠鈴,然后貼在我身后幫我舉,我蹲下的時候能感覺到,他確實硬了,呵呵。」

  「所以呢,你們什么時候來一炮?」

  「我對他才沒有興趣呢,只是逗他玩好嗎。」

  「逗他玩?還記得你上次說,不主動勾引就不算背叛嗎?」

  「……」

  「現在你已經背叛他了。」

  「沒有,隔著衣服有點身體接觸,擠公交也會啊。」哼,死鴨子嘴硬。
  「那給你個重新回答的機會,怎么才算背叛。」

  「……不知道,反正我就沒有。」

  「wait and see」

  聊天記錄就到這里,X問出了很多真兒的內心想法,尤其是她對我羞於啟齒的那部分,讓我開始有點感謝他。言語里能看出真兒對那個龍哥沒什么興趣,我也沒必要去干涉她的小把戲,隨她去好了,反正她的心是屬?我的,我以為我已經將性福緊緊攥在手里。呵,我以為。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ppaaoo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
宁夏划水棋牌技巧 单机捕鱼之航海大冒险 美食城里做什么赚钱 捕鱼平台薇.cfc488信伽 花生日记赚钱好赚吗 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 正规赚钱游戏赚人民币 绳网加工能赚钱吗 金蟾捕鱼技巧 神武天策容易赚钱吗 600万彩票群 现在有个什么靠广告赚钱的软件 诺亚传说手游赚钱么 天天捕鱼官方 网络家教赚钱流程 为什么赚钱要到一线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