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夫妻的第一次獻妻自白】(04)【作者:xy102099】   人妻小說 
字數:61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回到家,我安頓好孩子睡著后,繼續座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電視,抱著一直沒有音信的手機默默等待著。天哪,自從老婆離開這個家門到現在,已經過去4個多小時了,做什么事情能做這么長時間啊?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感覺自己一寸一寸地陷入一個無底的深淵中,那種A和老婆正常吃飯聊天的念想一步步離我遠去,一頂巨大的綠油油的帽子正步步逼近我的腦袋。該來的總會來,我不斷地咽著唾沫,莫名的刺激、氣憤、絕望、新奇、欲望、疑問、酸楚反復地折磨著我,纏繞著我,4個多小時,我的弟弟竟然在不停地勃起、軟化、又勃起、又軟化,難受得很。我只好換上褲頭,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摸著它又控制著它,不讓它高潮。

  好吧,好吧,就算是老婆現在已經和A上床了。他們到哪一步了?擁抱了嗎,接吻了嗎,撫摸了嗎?老婆的衣服被脫光了嗎?是A強行脫光老婆的衣服?還是老婆和A邊接吻邊互相脫光?老婆反抗了嗎?他們直接開始激情還是先去洗澡了?老婆給A口交了嗎?A把老婆推倒了嗎?插入了嗎?老婆是在抗拒還是在配合?老婆呻吟了嗎?尖叫了嗎?他們用的是什么姿勢?他們在做的過程中說淫詞浪語了嗎?老婆有沒有叫他「親愛的」,有沒有叫他「老公」?A射的時候是內射老婆體內,還是抽出來射老婆屁股或肚子上,還是插入老婆口里口爆?老婆接受口爆嗎(她和我做時可從來不接受)?老婆吞精了嗎?老婆又給射后的還殘留著精液的A的大棒口舔了嗎?性交后他倆又會做什么?A給老婆穿好衣服,還是老婆自己穿衣服A在一旁滿意地欣賞?穿好后又做什么了?摟在一起聊天?還是出來吃飯?還是去不遠的泉城廣場閑逛?

  一直到夜里接近12點了,就在我快要崩潰實在忍不住要打老婆手機的時候,我終于聽到了救命般的輕輕的敲門聲,象撿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我三步并做兩步跑過去拉開門,老婆,我的老婆在門口站著,在門燈的照射下,她仍然是那么苗條,仍然那么漂亮,只是她的頭發有些蓬亂,眼神有些游離,臉色有些不自然。老婆的眼睛出賣了她,看到我后,她的眼睛低垂下去,不敢直視我。我把她拉進門來,悄聲地問:怎么回來這么晚啊?她閃爍其詞地支支吾吾地說了聲:吃飯……聊的時間太長了。就轉身進了臥室。

  我一切都明白了,關好客廳門,又查看了下孩子的臥室門是否關好,大口呼吸了幾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平息了一下大起大落的情緒,走進了臥室并隨手關緊門。老婆背對著我側身躺在床上,高跟鞋蹬落地上,衣服也沒脫,一大截光
  潔的大腿在昏黃的燈下閃著誘人的光澤(這時候我心思都在老婆和A是否上床方
  面,根本沒有注意老婆腿上沒有穿絲襪,后面還會提到關于絲襪的事)。老婆的身子有些輕微的抽動,優美的身體曲線隨著老婆的呼吸起落著,仿佛正在訴說著過去剛剛發生的故事。

  我悄悄地爬上床,在她身邊躺下來,輕輕地摟住了她的腰,親吻她的秀發和脖頸,這時候一切盡在不言中了,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是默默地愛撫著她。老婆突然轉過頭來,一把摟住了我的脖子,我這才發現她滿臉淚痕,哭得跟個淚人似的:老公,我對不起你。

  雖然已經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也做好了接受任何發生的一切的打算,但聽到她這句話時我的心還是狂跳起來:怎么,你……你和他上床了?

  老婆抽泣起來:嗯,老公,我對不起你,我錯了,我原來沒想這樣的,你罵我吧。

  我頓了一下,心頭頓時升上來一種不知是喜還是悲的感受,我也知道,如果此時我手一松,放開了老婆,也許會錯上加錯,會讓老婆認為我從此厭惡她、拋棄她。我趕緊抱緊她,吻著她臉上的淚水:親愛的,別說傻話了,我說過的,無論你做什么我都永遠愛你。

  老婆突然情緒有些激動:為什么?你為什么這么想?我以為你以前說的那些都是假的呢!回來的路上我好怕,怕你以前說的都是假的,怕你知道以后你會不要我,可是如果不告訴你,那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我也藏不住。

  此時我還能說什么呢?我連忙寬慰她:我理解你,寶貝,我對天發誓,我以前說的都是真心話,無論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會不要你。說實在的,今天你真的和別的男人上床了,我是有些想不到,有些酸痛,但這是我的選擇,我不后悔。
  老婆沉默了一會,眼睛盯著我,好像在琢磨我的話是不是真心的。我們倆的確是心有靈犀,相識相知多少年了,彼此的眼神和心里想啥相互一對眼就很清楚。
  老婆又默默轉過頭去,嘆了一口氣:你真是吃什么藥了,可能這就是我的命吧。

  此時的我已經沒有心思琢磨老婆在說什么了,看著她背對我那纖細的腰肢、豐滿的屁股,我不由得懷疑自己到底現在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這一晚上那么難熬的四、五個小時已經讓我有些錯亂了。我掐了掐自己,很疼,這不是夢,但這也是夢,只不過是夢想現在成為了現實?我看著她的背影,感慨萬千,一股酸溜溜的情緒彌漫籠罩著我全身:我的老婆,躺在我旁邊的曾經山盟海誓在肉體與靈
  魂上永遠忠誠于我的老婆轉眼間就成了一個殘花敗柳、出軌少婦(我不知道這是
  不是出軌,出軌應該是丈夫不知情的情況下女人主動和男人上床?還是意外失身?還是在我和A的調教下被動上床?管不了這么多了,總之,我那骯臟齷齪的愿望達成了,我所希望看到的老婆在別的男人身下扭動嬌喘的情景達成了,看似忠貞賢淑的老婆的另一面我也看到了。但是她真的忠貞嗎,賢淑嗎?忠貞的女人再怎么經人誘惑也不會邁出這一步吧?哪怕是面臨強暴也會抵死反抗吧?她抵死反抗了嗎?還是只是象征性的半推半就幾下就躺下了?我現在真的看不透老婆了。)我伸出手撫摸著她的屁股,這裙子掩蓋下的豐滿的屁股,想必剛才一定光溜溜地裸露在A噴著欲火的目光下吧?一定被A毫不憐惜地抓摸拍揪揉捏掐把玩個夠吧?一定被A用口和舌貪婪地舔弄過吧?一定被A用肉棒摩擦過吧?一定被A死死地抓住那兩瓣瘋狂地前后推拉吧?想到這里,熱血一下沖到我頭頂,沖到我腿間。我好像看到躺在旁邊的老婆已經不是平時矜持而含蓄的老婆了,而是一個淫蕩無比,風騷下賤的妓女躺在我身邊,在隨時等待著任何一個男人的操弄。
  此時的我再也顧不了許多,失去老婆忠貞的酸楚,戴上可恥綠帽的羞辱,背上倫理罵名的悲憤,交織成最強烈的刺激侵襲我全身。我象打了雞血一樣撲在老婆身上,開始雨點般地親吻老婆的唇,用舌頭挑逗她,粗暴地用手指隔著她的內褲撩撥她搓弄她。老婆在短暫的平靜之后,一下子緊緊摟住我的脖子,開始瘋狂地與我接吻,并主動地伸出舌頭插入我口中,一邊嗚咽著一邊發出饑渴的呻吟聲。我們就象兩只發情的野獸,瘋狂地榨取著對方。隨后,老婆突然象瘋了一樣,不知道哪兒來的那么大勁,連衣服都來不及脫,翻身把我壓在身下,導致剛才被我壓著的平時她最喜歡穿的那套絲質乳白色連衣裙「哧啦」一聲就被抻爛了,她也顧不得珍惜和整理那裙子,完全沒有了平日那淑女優雅的形象,一把褪下了我的內褲,一下抓住我那早已經勃起的弟弟張口含了進去,并迫不及耐地上下左右地旋轉著、吞吐著、套弄著、吮吸著,動作幅度那么大,堪比AV電影中的女演員毫不遜色,我甚至都來不及阻止她。而且更讓我驚詫的是,老婆甚至做出了平時從來沒做過或做不來的一些動作,比如:舔吸我弟弟下面的兩個蛋蛋,力度很大,疼得我差點叫出來;用舌頭舔我的會陰部位(弟弟到肛門之間,以前她可是嫌臟從來沒做過),還有現在所說的深喉,就是一直把她的口含到我弟弟的最根部。我勃起時最長差不多有13公分吧,老婆櫻桃小口,平時跟我口交的時候頂多也就剛能把龜頭含進去,插的最深的時候也就能插進弟弟的一半。這下子一下頂到喉頭了,頂的她一陣嘔吐,我趕緊憐惜地拍拍她的背:親愛的,別這樣,慢著點。
  我知道,老婆這是在自我救贖,是想盡最大的努力補償我、取悅我、報答我,來彌補她已經失身的事實,可是再彌補有什么用嗎?她再也不是原來的她了,二三十年的貞節和操守一夜間全部淪陷,不可挽回地加入了愈來愈龐大的出墻紅杏的行列,成為了一個背后千人指萬人罵的污穢女人。

  老婆又一下撲在我身上,瘋狂吻我的唇:老公,你恨我嗎?

  「不恨,寶貝,我更愛你了。」

  「你罵我吧,罵我。」

  「不罵,寶貝,我永遠愛你,你越淫蕩越好。」

  「我不要,老公,你罵我吧,恨我吧,那樣我會好受點,我身子臟了,我是壞女人了。」

  這句話把我刺激得簡直是欲火萬丈,我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撩起了她的連衣短裙,她竟然主動地一下就把屁股抬起來配合著我,使我一把就順利地剝下了她的小內褲,我把勃起的弟弟頭抵在了她陰道口,正要插入時,突然想起了什么,拿過扔在一旁的她那乳白色的棉質小內褲,著急地尋找著,果然,一大塊半干不干的污漬正印在內褲遮擋女人陰部的正中央,在臥室昏黃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刺眼與醒目。我貪婪地嗅著,那是我熟悉的男人的精液腥味和女人的愛液騷味,這種腥騷相間的奇特氣味頓時充滿了我的胸腔。我竟然什么也不顧地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著,并用口唇來回地在污漬上吮吸。

  聽到我發出的聲音,老婆睜開眼看見了我做的一切,她喃喃地說著:老公,你……你怎么那么賤啊?

  我賤?我是賤,可是你呢?帶著別的男人的精液回到自己的老公身邊,你這又算什么呢?縱然我以前刺激你和別的男人做愛,可你第一次跟A見面就向他張開了自己的雙腿,把女人最隱秘最珍貴最圣潔的部位獻給了他,我還以為你至少要經過幾次見面后才會有可能跟他上床,你這又算什么呢,你比我好哪兒去呢?
  好吧,賤,那就賤到底吧!

  想到這里,我移開弟弟,跪在老婆兩腿間,兩手托高老婆的屁股,老婆配合著我把屁股往上挺著。我直接把鼻子和口緊貼在老婆陰道口上,老婆的下身早已淫液泛濫,陰唇和大腿內側濕得一塌糊涂,連陰唇兩側的陰毛也被浸潤得濕透了,此情此景刺激著我的官能。但我要的不是這個,我拉開抽屜拿出小手電,照著老婆的陰部,仔仔細細地觀察著,試圖尋找A在她陰部留下的印跡。我貪婪地嗅著老婆陰部發出的氣味,試圖嗅出A在她陰部遺留的氣息。我把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搜尋著,試探著,舔吸著,試圖從里面吸出什么來。因為就是在這里,就是在這個通道里,就是在這個原本只能屬于我的隱秘通道里,就在不久前插進去一個野男人的大棒,比我的大,比我的粗,比我的長,比我的持久,比我的耐用,它在里面縱橫馳騁,東征西戰,殺入殺出,進行著野蠻的侵略,并最終用射出的體液宣布占有了平時看上去端莊純真的老婆那肉體深處的處女地,征服了平時看起來保守傳統的老婆的心靈(真的驗證了張愛玲那句話:通往女性靈魂的道路是陰道。征服了女人的陰道,也就征服了女人的靈魂)。我那漂亮純真的老婆,從中學開始就有那么多優秀的男人曾經那么熱烈地追求她,而她一直守身如玉,今晚卻那么輕易地就被一個并不多么優秀的男人直搗黃龍。我崇拜這個男人,崇拜他的性器,敬慕它,仰望它,我要徹底尋找出那野男人大棒在我老婆陰部留下的痕跡,我要吸出那野男人噴射在老婆陰道深處的所有體液并把它們吞下去,以表示我對它的敬畏。

  我用口舌繞著老婆的陰道大口大口地舔吸,吞食著,不放過任何流出來的東西,喉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吞咽聲。老婆身體向上翹起來,象張弓一樣往上緊繃著,她呻叫起來:老公,不要,我沒洗,那里……臟。我不是好女人了,你還要我嗎?

  聽了這句話,羞辱、悲憤、刺激、崇敬、酸楚、難受等感受交織著支配著我,我毫不憐惜地一下進入了老婆的肉體,她原本緊繃的身體放松下來,仿佛卸下了什么東西,口里「哦」地呼出了一口氣:對,老公,操我吧,操死我,懲罰我吧。
  我大力地抽插起來,老婆緊緊地勾住我的脖子,試圖抬起頭來吻我,我粗暴地按下她的頭,有些變態似地擰住她的兩條胳膊壓在她自己身下,疼得老婆發出一聲呻吟。我抓住她裙子的領口,一把撕裂,那蕾絲透明的裙領被撕裂時發出的刺耳的「咝咝」聲強烈地刺激著我和她的神經,激發著我倆的獸性,撩撥著我倆的欲望。我把老婆那白色的胸罩褪到她那小巧而白嫩的乳房以下,開始象強暴一樣地操她。

  老婆尖叫起來:老公,對,就這么操我吧,我對不起你,我錯了,強暴我,操死我吧。

  我近乎瘋狂地使勁操著她,10年的嘗試與探索,1年半的誘導與調教,5個小時的等待與煎熬,全在這一刻成為了現實。此時的我百感交集,五味俱全。
  盯著老婆那端莊而精致的臉龐,我仿佛看到這張臉龐下面隱藏著的淫蕩和下賤,仿佛看到這張臉在A獸性發泄下泛起的緋紅和嬌羞,仿佛看到這張臉在出軌的羞恥與野合的刺激雙重壓力下而流露出的復雜的表情,仿佛看到這張臉在兩人瘋狂的肉欲發泄后表現出的滿足和愉悅的神情。再聯想到老婆平時表現的那么單純那么羞澀,見到生人都臉紅的樣子,我突然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禁不住破口大罵起來:你個賤貨,臭婊子,真給我戴綠帽子了,賤女人。

  老婆呻吟著;老公,我賤,我對不起你……你恨我吧,罵我吧。

  我怒吼著:賤貨,你這殘花敗柳,遇見大雞巴的你就犯賤,天性淫蕩的爛女人你就是,欠操的母狗。你自己說,你是個破鞋,母狗,蕩婦,不要臉的爛貨。
  「我……我是破鞋,婊子,我不要臉,我是爛貨。」

  我喘息著:你是爛貨?你不是老師嗎!你不是賢妻良母嗎!你怎么教育學生和孩子的?你在課堂上是怎么正人君子的?

  「我……我不好,我下賤。」

  我奮力抽動著:操死你,操死你,天性淫賤的臭女人,平時真沒看出來,你怎么那么賤啊!我們結婚時你是怎么發下誓言的,這么快就忘了?

  老婆被抽插得說不出話來了,只是緊緊抱著我的屁股,讓我更加用力。
  「嗯?怎么不說了,賤B,你這殘花敗柳,被一個野男人操了,就和被一百個野男人操沒什么區別。自己說,你是騷B,你要和一百個野男人操。」

  「我……我是騷B,我是妓女,我要和一百個男人操。」

  「賤B,你就是個破爛,哪個男人都能上你,以后你想不想多找野男人操你,多給我戴綠帽,想不想?」

  「我……老公,我不……」

  「你不?賤貨,你這樣的破鞋怎會不呢?騷B,爛貨,想不想?」我故意插她一下停一下。

  「我……我……老公……我……

  「裝什么清純,騷B,你已經破身了,不是良家婦女了,當婊子還立牌坊?
  想不想?不想我以后就再也不操你了。「我故意徹底停了下來。

  老婆忙不迭地尖叫起來:想,想,老公。

  「想什么,快說。」我操她一下

  「我想多讓男人操」。

  「還有呢?」我又抽插兩下,我要讓老婆徹底地沉淪。

  「想多給老公戴綠帽,想……

  「是不是想讓我一輩子做大王八」?

  「是,我要讓老公做個大王八,做一輩子王八。」

  我簡直刺激到極點了,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罵我,賤貨,罵你的王八老公,快點。」

  「老公,你是大王八,大烏龜……」

  「再罵,罵難聽的,罵我是窩囊廢,我們兩個都是賤貨。」

  「老公,你是大王八,窩囊廢,你下賤,把我讓給別的男人操。」

  「太好了,騷B,我喜歡,接著罵,盡情地罵我。」

  「王八老公,你是個廢物,窩囊廢,我要天天和別的男人操,天天讓你當王八。」

  聽到這里,我再也控制不住,抓起那扔在旁邊的老婆的內褲,把那塊混合著男人精斑和老婆愛液的部分強行塞進老婆那正呻吟著的張開的嘴里,并摁著她的嘴不讓她吐出來,老婆左右搖擺著頭掙扎著,喉嚨里發出「吁……嗚……」聲。
  我怒吼著:婊子,這就是你和那野男人高潮的分泌物,你不是被他射了嗎,那就給我吃,盡情地吃。

  同時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帶著愛,帶著恨,帶著酸,帶著痛,報復般地強烈抽插起來,終于在老婆一聲緊一聲的嗚咽聲中盡情地釋放、發射,老婆全身抽搐著,像八爪魚一樣雙腿雙手緊緊地夾住了我全身。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評論加載中..
a股赚钱投资必修课 祭奠赚钱 万佳彩游戏 为了赚钱累或为了省钱苦 网络捕鱼游戏平台大全 海淘链接怎么赚钱 1000炮快捕鱼游戏机 养鸡要卖多少斤才赚钱 捕鸟达人 新手如何倒卖发票赚钱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获得 类适于钱脉的赚钱软件推荐 手机开网站赚钱方法 事故拖车赚钱嘛 捕鱼达人怎么获得微信红包 做微商怎么赚钱呢